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柯學驗屍官 線上看-第468章【番外】情人節(完)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柯学验尸官
走在回家的路上,冷风吹着脸颊。
林新一的酒意总算消退,神志也渐渐清醒过来。
而他这么一清醒,想到自己刚刚在醉酒后说的那些真话,心中马上就是一沉。
“怎么了,林?”
灰原哀的小手还攥在他的手心。
感受着男友手掌悄然增大的力度,她很快就察觉到了林新一那微妙的情绪变化。
“额…志保…”
林新一语气有些复杂:
他醉酒的时候把自己的一部分过去说出来了。
但这个过去,却并不属于那个真正的“林新一”。
灰原哀可不是什么笨蛋。
自己讲出的经历和原主对不上,她不会察觉不到蹊跷。
林新一不由想起,自己一开始被贝尔摩德怀疑是冒名顶替的危机。
那次是靠“失忆”,再加上林新一主动提出做DNA鉴定,才艰难应付过去的。
这次怎么办….
装疯吗?
“唔…”想来想去,林新一发现…
自己除了去当毛利小姐的“病友”,好像还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他紧张得手心冒汗,说话也变得结巴起来。
“志、志保…”
“我刚刚说的那些话,其、其实…”
解释的说辞还没编完,林新一的脸就给憋红了。
看到男朋友脸上从未有过的红晕,灰原哀嘴角微微翘起:
“林,这是在害羞么?”
“额…”林新一微微一愣:“害羞?”
“没关系的。”
灰原哀用小手紧紧扣着男友的手指:
“虽然你醉酒说情话的模样的确有些羞耻。”
“但偶然看见不一样的你,感觉也很不错呢。”
“而且…”
她微微一顿,笑容中多了许多幸福和满足:
“我很喜欢你讲的这个故事。”
林新一:“……”
什么情况…
她怎么完全没有察觉到蹊跷的意思?
自己和原主的经历差得这么大,她到底是怎么对上的啊?
林新一脸上写满了错愕。
而灰原哀并没有看到。
因为刚刚才促狭打趣“害羞”男朋友的她,此时也不知怎的,有些不好意思地偏过头去了。
“林…”
灰原哀侧着脸不敢见人。
然后又假作漫不经心的样子,从怀里掏出一只包装精致的小盒子,反手递给了林新一:
“送给你。”
“嗯?”林新一有些不解地接过那个盒子。
打开包装,拿出里面的东西:
“巧克力?”
“嗯…”灰原哀轻轻哼了一声。
她还是没好意思回头直视男友的眼睛。
那张平时冷淡如冰的软软小脸,此刻全然染上了一片蜜桃般诱人的粉红色。
此时此刻,灰原哀才知道,为什么林新一只有在喝醉酒的时候,才敢说那些好听的情话。
因为这的确挺羞耻的。
“这、这是…我亲手制作的巧克力。”
灰原哀的声音都在微微颤抖。
主动表达这么一次爱意,几乎耗费了她身上全部的力气。
终于,这爱意成功传达到了那个人耳里:
“额….你亲手做的巧克力?”
林新一仔细看了看那块巧克力:
“‘新一’,‘哀’??”
“这…”
他的表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志保,是不是工藤新一那小子哪里惹到你了。”
“你怎么做这巧克力咒他呢?”
灰原哀:“……”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下次别这样了…”
“我直接帮你去揍他,比下咒管用。”
“笨蛋——”
灰原小小姐悄然攥紧粉拳,性格仿佛在隐隐向毛利兰转变:
“这是我送给你的情人节巧克力!”
“什、什么?”
林新一惊愕无比:
“今天就情人节了?”
“唔…”灰原哀无奈地摇了摇头:“你果然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原来如此…”
“今天是情人节啊。”
林新一还是愣了一会。
然后才终于反应过来,这个他从出生后就一次都没过过的节日,现在好像跟自己有了关系:
“志保,这块巧克力,是你特地为我准备的?”
“没错。”经过刚刚那么一闹,灰原哀反而没有那么害羞了:“你尝尝吧。”
“嗯…”林新一点了点头。
他干脆利落地拿起那巧克力,轻轻咬了一口。
“味道怎么样?”
灰原哀屏住呼吸,期待地看着林新一。
说来也怪,她平时在等待药物实验结果的时候都没在意。
这时却为了这么一块小小的巧克力,心心念念地想要得到好评。
而林新一的评价是:
“味道一般。”
“没有商店里买的好吃。”
灰原哀小脸一沉:
真是毫不意外的回答呢…这个笨蛋。
还是喝醉了更可爱一点。
她心里很想用酒瓶把男友的嘴堵上。
但林新一这么一吐槽起来,却是滔滔不绝:
“志保,话说起来…”
“这种巧克力厂商为了提振销量生造出来的习俗,怎么把你也骗到了?”
“而且干嘛不直接买成品巧克力?”
“自己做多麻烦。”
“还不好吃。”
灰原哀:“……”
她黑着脸别过头去:
“是毛利小姐的主意。”
“用她的说法,这种融有制作者‘爱意’的自制巧克力,才是世界上最美味的。”
“这…”林新一嘴角微咧:“这说法也太主观了吧?”
“嗯嗯…”灰原哀翻着小白眼,继续敷衍。
林新一完全没意识到女友的小情绪。
他只是顺势发散开思维,自顾自地发表着感想: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的人好像都喜欢玩这一套…”
“什么‘寿司之神’、‘煮饭仙人’、’天妇罗之神’,个个都爱往食品里注入‘精神’。”
“要我说,要鼓吹这些东西比一般的同类食物好吃。”
“最起码得做了双盲试验吧?”
“是啊…”
灰原哀下意识地接上了话。
作为在实验室里泡大的科学少女,她对林新一的观点实在不能再赞同了:
“神化所谓的手工技艺,还有那虚无缥缈的‘精神’。”
“食品工程学的研究者们可是会哭的呢。”
这可是门严谨的科学。
就像看似简单的酿酒,也是能酿出院士提名的。
“没错!”林新一聊得兴起:“如果制作某样食物,真是一门可以通过人工调控各个细节来达到‘极致’的精细学问。”
“那我们就更该科学地分析其背后的技术原理,把它的生产交给机器。”
“说得不错。”
灰原哀本能地附和起来:
“人的口味各不相同,食物的风味本来就很难有统一的标准。”
“如果有人说自己可以凭借经验把某种食物做到‘极致’。”
“那‘极致’就意味着,他总结出的那套经验可以成为‘标准’。”
“而一样东西如果有了‘标准’,就自然可以做到标准化生产——这就根本不需要特定的某个‘仙人’。”
“所以,那些所谓的‘仙人’,其存在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
平时话很少的灰原哀,这时却不知不觉地说了一大段话。
而她跟林新一这样聊着天,聊着聊着才突然发现…
自己好像不生气了。
林新一不会说情话。
但他说的话,却都是和她三观契合的话。
两个不懂浪漫的呆板灵魂正巧凑成了一对。
跟他在一起,就连平时沉默少言的自己,都会不知不觉地变得话多起来。
灰原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虽然这男朋友很迟钝。
但跟他待在一起,结果却总能让她感到舒心。
因为世上的人遍地都是,但说得着的人千里难寻。
找一个能说得着的人过一辈子,是福分。
“林…”
看着还在那边滔滔不绝批判匠人精神,话题歪到外太空都毫无自知之明的林新一。
灰原哀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她伸出手,轻轻拽了一下身边这个男人的衣角。
“怎么了?”
林新一这才从自己的长篇大论清醒过来。
“情人节快乐。”
灰原哀大大方方地说出了今天的主题。
这直截了当的一招,打得林新一措手不及。
“哎、哎…”
林新一憋得脸色一红。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看着自己的爱人。
那茶色的头发,粉嫩的脸颊,湛蓝的眼睛,一如许多年前。
巧克力的甜意还在舌尖。
此时此刻,林新一终于体会到了,那所谓“融在巧克力”里的爱意:
“志保…”
“情人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