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紅樓大貴族笔趣-第725章 感悟讀書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红楼大贵族
太后还有些不愿。
在她眼里,一个野种,皇家的耻辱而已,死就死了,又岂能劳驾她移步。
忠顺王立马提议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把太孙殿下给抬过来。正好当着满朝这么多大人的面,将事情给查问个水落石出……”
贾宝玉似乎明白忠顺王的目的了。趁着这个群龙聚首的日子给他身上泼脏水,他才不容易洗清。
换个时间和地方,以他如今的声望和权势,很容易就脱身。
倒也是,太孙是储君,他出了事,受益最大的人无疑是他这个如日中天的靖王。大家天然有理由怀疑是他做的,要是再加上一些“证据”,那就八九不离十了……
只是他想不通的是,忠顺王难道就不知道四皇子的真实身世,就算他真的“杀了”四皇子,太上皇还是谁就会因此而冷落他?让他跌下权位?
哦,对了,知道四皇子身世的,只有顶层的一些人。底下的,包括天下人,大多都不知道,难道,是要给他玩大势,下大棋?
没有过于猜测忠顺王的心思,贾宝玉十分镇定的对太后道:“皇祖母,今日是皇爷爷的大寿,闹出这等事原本就有伤皇爷爷福寿,若是再把事情闹到大殿上,实在太不像。
皇祖母若是觉得疲累,不防就将此事交给孙儿,孙儿保证,不出三日保管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那可不成。”
忠顺王下意识的出声制止,然后又换上和蔼的笑容,道:“不是九叔不相信你,只是方才你也听见了,奴才们都说看见你的人在案发现场。这件事要是交给你来查,只怕底下的人不服,九叔这也是为了你着想啊,所以,这件事还是让九叔来查最好,你放心,要是这件事真的不是你做的,九叔最后一定会还你一个清白。”
忠顺王说的很大声,很正义公道的样子。
贾宝玉呵呵一笑,道:“九王叔说的也有理,不过九王叔为了筹备太上皇的寿典,这几个月也着实劳累,小侄实在不忍心九王叔再担重任。
不如让三司会审吧,九王叔和我都做个监督,共同把这件事查清如何?”
忠顺王还没回话,太后似也看出什么来,她冷冷的看了忠顺王一眼,以不容置疑的语气道:“就按靖王说的办,让刑部、大理寺和督察院三家合力查办此事。
本宫累了。”
太后说完,搭着女官的手臂,便从位置上起来,往后殿而去。
后殿也设宴,皇妃和上了品级的命妇便在里面。她原该也在里面吃酒看戏,只是为了帮贾宝玉搭建与宗室的关系,才一直坐在这外头。
她一点也没有要去看四皇子的意思。
……
太后一走,群臣就像是炸了锅一样。
大殿后半段的人,有的还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一个个伸长脖子在那边张望。
待刑部、大理寺和督察院的主官上前来,贾宝玉已经嘱咐宗辙主持、维护寿宴,他则与忠顺王等人一起,前往现场去了。
崇德殿乃是熙园的正中主殿,后头有花园,乃是仿照皇宫御花园的布置。
距离后花园最近的东阁,太监们已经将四皇子挪到了此处。
当贾宝玉等众人进来之时,除了看见一些垂着脑袋的太监宫女,就只有一个女人趴在那榻前嘤嘤哭泣。
地上,还有几个跪着发抖的御医。
女子,正是四皇子的养母淑妃无疑。
淑妃在看见贾宝玉的时候,一反以往的殷切讨好之态,眼中那敌视乃至于怨恨之色,都尤其的明显。
这令贾宝玉略感郁闷。
淑妃原非吴氏那等蠢女子,竟也在怀疑他,看来敌人做这件事,也不是全然无用。
淑妃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掏出帕子抹了抹眼泪,就退到一边去了。
贾宝玉上前,看了一眼榻上的人。只见原本还算可爱的小男孩,此时已经嘴唇泛青,面色苍白。看样子,大概是了无生机了。
不知道为何,见到这一幕,贾宝玉内心还是有一种强烈的不忍心。
毕竟以前还曾讨好的叫过他“哥哥”,他也想过,若是其能活到他登基的那一日,会保他一命的。
可惜,他终究还是等不到那一天了。
在这个阶级森严的社会里,他一个没有任何护持的生命,只能如草芥一般,被有需要的人随时割去性命。
没有将心理的想法透露出来,贾宝玉冷漠的退开。
同情是因为人性,冷漠,是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也是人性。
抛开强者对弱者的可怜,他还是得说,四皇子的死,对他而言,确实是有利无害。
这不是很正常的么,古人,就是喜欢以杀人来解决问题。
因为这样干脆,省事。
他早就明白了这一点,虽不会苟同而同流,也不会轻易去愤怒。
相比较于贾宝玉的冷静,忠顺王这个王叔就有情义的多了。
他一下子扑到四皇的遗体面前,哭声道:“太孙殿下啊,是谁,究竟是谁胆大包天害了你,你告诉王叔,王叔一定帮你将凶手绳之以法,以告慰殿下你在天之灵啊……”
贾宝玉见状内心冷笑一声,见惯了这种伎俩的他自然不会觉得奇怪。
也不理会,质问那御医道:“太孙殿下究竟如何了?”
“回,回靖王,太孙殿下通身浸过水,且鼻腔和胸腹内皆呛入了大量的积水,初步断定,断定是溺水而亡……”
贾宝玉冷喝一声:“事关太孙的死因,本王要知道详细具体的情况,而不是什么初步断定!要是还没查清就接着查,跪在地上作甚?”
“是是是,下官等立马再查……”
太医们连滚带爬的起身,去重新给太孙校验诊断。
……
濯尘殿,太上皇自然也很快就听到了寿宴上发生的事。
冯祥小心翼翼的侍候在旁边,暗暗观察太上皇的脸色。
半晌,只听太上皇道:“你说,这件事真的是靖王做的?”
冯祥随口便回道:“依老奴看来,靖王只怕不是那么沉不住气的人。”
太上皇似乎冷哼了一声,又问:“那你觉得会是谁?”
“这个,老奴还不清楚。不过听说太后已经令三司调查此案,想必很快就会出结果……”
冯祥心里有猜测,却不会说。
就算靖王有些等不及,想要除掉四皇子,也犯不上在太上皇的寿宴这一天行动。
靖王应当知道,太上皇迟早会改立他为太孙的。
特别是今日西海大捷的事传开,靖王的威势愈足,这个日子,本来就不会远了。
加上以四皇子的尴尬身份,就算靖王真的暗中除掉了四皇子,太上皇未必会不高兴半分。
唯独今日……
今日可是太上皇八十岁的大寿!
在这个日子里杀掉太上皇亲口册立的太孙,不是明摆着激怒太上皇吗?
靖王肯定不会这么傻。
所以,综合看起来,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四皇子一死,靖王又被太上皇嫌恶,那么储君的位置,大概就是忠顺王爷的了。
这,倒也符合那位的脾性与水准……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那位,总是得不到太上皇的喜欢,大概也就如此了。
旁人只说他是因为出身低贱,就算再低贱,在太上皇晚年子嗣凋零的情况下,他但凡长点心,也不至于一直被太上皇冷落。
太上皇对于冯祥的打哈哈一点也不意外,过了许久,他忽然道:“老东西,你来说说,朕是不是天生克子?”
冯祥微愣,喏喏道:“老皇爷何出此言……”
“朕一十三个儿子,十二个已经先一步走在朕的前面,如今剩下的这个,呵……”
太上皇摇摇头,神情看不出悲伤,只有那么一点自嘲。
冯祥有些不知说什么好,太上皇真的老了,他以前不信命的。
他敢违抗太祖的遗命,从兄长一脉的手中拿过他觉得该是他的位置,那是何等的自信和自负。
如今也开始感慨命运了。
“老皇爷龙威盖世,福泽深厚,诸皇子自然有所不及。”
太上皇闻言,没好气的望了冯祥一眼,心里十分不爽。
这个老东西,就是太过于谨慎。他难道看不出来自己想要与他说说心里话,竟敢这般糊弄于朕。
罢了……
或许真正的王者都是无法向别人倾述心声的。
真是羡慕那个小家伙,脸上总是带着那样由心的笑容,似乎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过权力带给他的压力与沉暗。
还有精力找三个媳妇儿,带着到处炫耀……
总有一天,他也会与朕一样的孤独吧。
一定会的,或许,他心里现在就在考虑,当如何对待自己的亲王叔……
一如当年自己对待自己的兄长那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