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703 都因爲雞毛換糖看書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我真的只是村长
“春雨服装进来之前,我就熟悉这里了。”
杨小乐知道对方的意思。
也没有什么不满,一脸平静地说道。
中年人对于他熟悉这边,倒是相信,至于别的,也就没多想了。
“春来哥,里面没有啥有价值的,都是手工条件能生产的小东西,价格便宜,利润也不大……”杨小乐的汗水已经你湿透了衣服,不想继续逛下去了。
刘春来却瞪了他一眼,“小东西?利润不大?”
“是不大啊,大多数东西的价格也就几分钱……”现在的杨老板,已经瞧不上分分钱了。
即使真的要挣分分钱,至少也得是美分。
毕竟,袜子之类的,他们出口,利润也只有几十美分。
中年摊主在一边,一脸不屑。
眼前这年轻人,怕是不知道这些小商品在规模大了之后能挣多少。
“任何东西,不管利润多高,上了规模,利润就不小了。就像咱们那铜扣,一颗如果有一分钱的利润,一年下来,也是好几万!”
刘春来说道。
杨小乐不以为然。
几万块钱,他真心看不上了。
去年,他分到手的,都有三十多万……
“铜扣可没有一分钱的利润,材料成本差不多都要到一分呢!”中年摊主顿时急着解释。
开玩笑,要是对方以为成本只有一分钱,到头来,继续压价,这生意肯定做不成了。
之前着急,报的价格低了……
最后给的,一颗扣子甚至不到3厘的利润。
“一分钱的材料成本?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刘春来有些震惊。
涉及到自身利益,中年摊主只是一脸憨厚的笑容,并没具体解释。
这让刘春来心中的好奇更强烈。
郭峰云的红星机械厂仅仅材料,每一粒就一分四厘,与之相比,足足高了40%的材料成本。
随着服装生产的规模扩大,在这方面用量更多。
一算,更是不得了。
涉及到出口,在质量方面不能有任何瑕疵。
春雨服装即使在国内销售的,质量把控也是非常严格,跟其他那些不考虑长远利益,没有想过培育品牌的厂家完全不同。
各种金属小饰品以及零部件,自然不能有质量问题。
如果再加上江南制鞋厂在金属小零件的需求,所需数量更庞大。
郭峰云的厂,每年都能从春雨服装结算将近百万货款。
利润也是不小的。
“要不,咱们先去我厂里看看情况?看完再详细地谈。”
一个市场逛了三个多小时。
刘春来看见前面不少摊位摆着纽扣,知道这中年摊主为什么急着让他们离开。
上前看了几个摊位的产品,相差不多,甚至摊主跟身边的这位也认识,虽然微笑,倒也没有表现得太明显的抢客行为。
这让刘春来饶有兴趣的目光在陪着他们的摊主身上停留不短时间。
形成了联盟?
同样,刘春来更好奇对方敢给出这么低报价的原因。
成本究竟是如何控制下来的?
“走吧,这里也确实没什么好逛的了。”
杨小乐几人早就不耐烦。
见几人同意,中年摊主当即高兴起来,原本沉重的脚步瞬间变得轻快起来。
带着几人朝市场外走去。
路过他的摊位,朝正在跟客人争论价格的中年妇女说道:“阿珍,我带这几位同志去厂里看看,你先看着摊位。”
女人点了点头,没有回答,而是在总价上对客人做出了一分钱的让步。
毕竟,现在的客人,只是零买几颗塑料纽扣。
市场外,有专门停车的地方。
看着自己的车,摊主才反应过来,尴尬地看着刘春来一行人。
他只有一辆上了老旧的三轮自行车!
超棒的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 葫蘆村人-703 都因爲雞毛換糖
货斗等,全是手工打造。
一看就是买了一辆自行车,再自己搞了一些零部件,改造成三轮的。
田明发没有理会他,一副干部模样地开口:“你骑三轮在前面带路,我们开车在后面跟着。”
中年摊主有些诧异:“你们开车来的?”
“难不成靠走路?”
田明发买好奇地白了他一眼。
中年摊主这才想到,之前就见这干部手中拿着车钥匙,尴尬地挠了挠脑袋。
开始他认为这家伙很可能是自己随便搞个用来行骗的工具呢。
即使现在,依然有些不信。
一直到刘春来一行人上了旁边铺满灰尘,车头上有四个小圈的小轿车时,眼神亮了。
果然对方是有实力的大老板。
骗子能开小轿车行骗?
也没继续再废话,骑车在前面带路。
所谓没有多远,确实没多远。
中年摊主骑着三轮车,“只”花了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田明发开着车跟在慢慢悠悠的三轮车,本来就不爽的心情更不美丽,不仅骂骂咧咧。还抱怨刘春来为什么要浪费时间。
非常不錯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703 都因爲雞毛換糖閲讀
刘春来根本没理会他。
这狗曰的平时脑子都用来耍小聪明了。
一路上,都在不停琢磨对方究竟是如何降低成本。
“这就是你们厂?”
当车停下来后,田明发觉得上当了。
这特么的跟厂有关系?
只是一个农家院子!
只不过围墙高了些,院子上面盖着棚。
“对,这就是我家的厂。一共有十八台冲床,还有两台注塑机……在这附近,生产能力也是比较强了。”
中年摊主自豪地介绍着。
18台冲床也算实力强?
田明发觉得智商受到了侮辱。
杨小乐对生产企业向来不感兴趣,“有饭吃么?都一点多了。”
他真的想找个地方吃饭。
早上到这边,几人随便胡乱对付了几口。
“我们这里有食堂,我马上安排人做……”
刘春来一脸平静,没有在意中年人的态度,跟着进了院子。
在外面就已经听到院子里不断传来的‘砰砰’声响,冲床模具合拢冲压金属零部件的声音。
很吵。
也很美妙。
院子上方搭着遮雨棚,四周围墙并不是很高,上面跟雨棚也没有接拢,有一米多的距离,让院子里光线很明亮。
十多台已经看不出任何颜色、大小不一的老旧冲床塞在不大的院子里。
工人也没穿工装,只是不停地在冲床前忙碌着。
不管原材料还是已经生产出的产品,散乱地装在框内,让本就拥挤的空间变得更加杂乱。
地面到处都是废料。
不知道如何下脚。
作坊!
刘春来在门口旁边,从地上捡起几张只剩下边料的铜皮,拿在手上观察。
他想确定材料是不是表面镀铜或有肉眼都能出来的缺陷。
没有材料分析报告,只凭肉眼没办法确定材料成分,从外观也能确定不少东西。
“老板,您放心,咱这都是用的铜料。”
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出现在刘春来旁边,大声地说道。
“虽然咱们这小厂乱了一些,但是生产的比国营厂不差。”
年轻人很自豪。
他倒是很坦然承认了厂里的问题。
从进来,刘春来就发现太多的问题,如果是他手下的厂,早就发作了。
他对厂子的管理,不仅沿袭国营厂的规章制度以及模式,还针对国营厂的问题做出了很多的改进,连国内目前尚未出现的5S管理,也已经开始在各个厂推行,摸索。
对眼前这个厂凌乱的生产环境,刘大队长自然看着不顺眼。
除去环境,生产工序等,刘春来没发现有什么不同。
或许真的有个惊喜?
“我好奇的是,为什么你们能把牛仔服需要的铜扣做到一分多的成本。如果质量没问题,或许我们能合作。”
刘春来不知道对方身份。
对方显然也没有自我介绍的觉悟。
“原材料都是小厂内生产出来的,铜皮生产用的原料、大多是货郎走街串巷用各种小商品换来的废铜重新冶炼……生产重要机械零部件不行,用来生产铜扣这些不会有任何问题……”
年轻人倒也不隐瞒。
瞬间,刘春来明白到了这些地方成本低的原因。
废料再生产!
冶炼等方面,可比从铜矿石中提炼出铜,然后再加入其它材料,生产出铜皮,成本低多了。
同样也意识到了问题。
金属冶炼,私人厂的质量根本没法跟国营厂比。
“原材料能提供化验报告吗?”
刘春来扭头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年轻人诧异地看着刘春来。
买扣子的客人,会要原材料化验报告?
“要那玩意儿干啥?这又不是要求材料有很高的机械性能。铜扣一方面是需要好看,另外就是防锈……”年轻人有些无语,“而且原材料分析,得找国营厂的理化分析室,成本很高。”
年轻人很不满刘春来装逼。
一个买铜扣的!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买潜艇或是军舰螺旋桨呢!
“如果我们之间要合作,原材料分析报告就必须有。无论是材质还是质量,都必须严格控制。如果达成了合作协议,我们可以承担理化分析的成本,同时,每一批供应,我们同样会做理化分析的……”
刘春来很严肃地告诉对方。
虽然是铜扣,很小的东西,也没有多少价值,不过质量还是必须有保证的。
听到这话,年轻人对刘春来说道:“要不,咱们去办公室谈,这里太吵了,不适合具体聊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