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承包大明討論-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誰不是偽君子熱推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承包大明
关于这一场捶丸比赛得结果,并没有太多人去关注,纯友谊第一,大家更关注的是,这一场辩论的结果。
事到如今,大家也渐渐发现,这一场辩论争论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王道和霸道优劣,而是大明王朝未来的主要方针。
是沿袭传统,继续将自己封闭起来,一味的对内,两耳不闻窗外事,还是做到内外兼顾。
这可不是什么小修小改,这是要将整个大方向都调转过来。
自安史之乱到如今,已过去上千年之久,而在这一段期间,中原王朝一直都是往内,而不是像汉唐那样,不断去对外扩张。
但这已经是大势所趋。
首先,皇帝已经拍板决定,且皇帝说得是捍卫正义,推广仁义,制止暴政,这就没法反对啊!
其次,海运已经取代漕运,在这个基础上,不可能再封闭。
最后,资本已经解决了力量不足的原因。
水已经沸腾了,谁也捂不住了。
但是,认可不代表要认怂。
向郭淡认怂那是绝无可能的,如今这两边都已经是势如水火,故此内阁是既不能违抗圣意,逆势而行,但又不能屈服于郭淡。
在捶丸比赛结束之后,王锡爵就以内阁的名义刊登了一篇文章,专门用来反驳郭淡之前的那篇文章。
例子就还是抗倭援朝。
整篇文章都是论述正义,我们抗倭援朝是完全出于正义,而不是我们的火炮,就是没有火炮,我们也会这么做的,因为这是我们的责任,这是我们的使命,儒家思想就是这么教我们的。
正义才是那坚不可摧的大炮。
当然,他们也是将出兵援朝,冠以皇帝之名。
是皇帝带领我们追求正义。
那么由此引出,我们大明王朝是坚决反对任何违反仁义之事,不仅仅是在我们国内,周边地区亦是如此。
从而又引出郭淡的那个观点,如果我们不制止暴政、杀戮,那么暴政和杀戮,必将会奔我们而来。
孔孟二圣当时不就是这么做的吗!
这是圣人的追求,亦是我们的追求!
可如何去制止?
文中又以元宋为例,宋朝为何阻止不了蒙古的杀戮和暴政,就是因为自身缺乏实力,不思进取,如果我们要追求仁义,我们不但以身作则,还得拥有制止暴政和杀戮的实力。
通篇下来,讲得还是儒家思想,不但赋予更高得意义,且已经决定要付诸实践。
儒生看完之后真是热血沸腾。
写得可真是太好了!
就该如此。
去追寻圣人的脚步,对外推广仁义,这是一件多么令人兴奋的事啊。
……
一诺牙行!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承包大明 起點-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誰不是偽君子展示
“这看着不像似在反对夫君,这不就是夫君所期望得吗?”寇涴纱是一边阅读着这篇文章,一边是深感疑惑啊。
郭淡哈哈笑道:“夫人,你还是这么单纯,不过我喜欢。”
寇涴纱斜目郁闷地看着郭淡。
你这是在讽刺我吗?
徐姑姑笑道:“这八成就是夫君教他们的,但是满朝文武可不会承认自己会认同一个商人对于儒家思想的看法,而夫君的那篇文章主要是侧重于大炮,而他们这篇文章侧重于真理与和平,虽然本质上并没有一点区别,就看你怎么去解读。”
郭淡嘿嘿笑道:“话说回来,还是夫人厉害,给他们留下来一个反败为胜的机会,以夫人的文笔,我相信若是我们占据这道义制高点,那绝对可以比他们写得更加正义。”
“你别夸我,我也不过是遵照你的意思去写的。”徐姑姑笑着摇摇头,又好奇地看着郭淡道:“可是夫君,关于这一点,我确实也有些好奇,其实这事你自己也可以做,不需要依靠朝廷,为何要将这事交予朝廷去做,是因为陛下吗?”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承包大明 南希北慶-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誰不是偽君子推薦
之前南海的事,都是郭淡单线操作,也操作得非常不错,让朝廷参与进来,你就不能为所欲为。
“陛下当然是一个原因,若陛下不支持,我肯定不会这么干,但实际上,我是非常需要朝廷的。”郭淡微微耸了耸肩,笑道:“因为这事就不能由我去做。”
徐姑姑好奇道:“为何?”
郭淡道:“首先,这不是我职责,我只是一个商人,如果我披着仁义的外衣,去做买卖的话,那反而会影响到我信誉,契约与仁义还是有矛盾的地方,例如,对方若借钱还不上,那我是讲契约,逼着他还钱,还是讲仁义,给予他一个机会,届时不管我怎么选择,我都会受到伤害,但如果由朝廷来主持正义,那我就可以专心去追求契约。”
寇涴纱好奇道:“可若是由朝廷来主持正义,他们必然不会支持你的。”
郭淡笑道:“凡事皆有利弊,这就看具体怎么去操作,而我肯定是优势的一方,故此我不需要太惧怕。但如果契约的一方是我,而决定契约是否作数得也是我,试问谁还敢跟我做买卖,不如将钱直接送给我。”
寇涴纱稍稍点头,觉得又颇有道理。
郭淡又道:“其次,我是如此,别得商人亦是如此,商人的天性就是逐利,如果我来主持这一切,那我必然要去偏袒那些商人,钱他们赚了,我却成了恶人,这种情况其实已经发生了很多回,不可能永远这么下去。另外,如果矛盾双方都是商人,那我必然也会得罪商人,久而久之,我将无法再领导商人。若有朝廷在主持正义,我反而能够很好的领导的商人。
最后,这种大方针,必须是要内外一致,如果国家非常保守,而我自己冲了出去,一旦国家关上贸易大门,那我就成为了汪洋上的一叶孤舟,必须大家都在一条船上,如此我才能安心。
另外,关于王霸之争,我其实也是支持王道,而非是霸道,霸道只能用来辅助王道,或者是推动王道的助力,若一味推行霸道,这绝非长久之计,不管做任何事,好也好,坏也罢,都要去占据道义的制高点,如此我们才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真小人只是目前短浅的井底之蛙,而真君子只为信仰而活,虽也可堪大用,但不可能成为最大的赢家,唯有伪君子才能够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成为最大的赢家。”
“伪君子?”
寇涴纱不禁蹙眉审视了郭淡一眼,你可也是大赢家,那你岂不也是一个……。
郭淡笑道:“我总是说自己是一个真小人,但你见过哪个真小人能够如此受人爱戴,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也是一个伪君子。就别说我,自古以来,就没有哪个赢家是真小人或者真君子,无一例外,全都是伪君子。这其实是人性使然,这人都想过好日子,都想过得比别人好,可同时又希望得到名望和地位,但二者本身就是矛盾的,你的成功必然是建立在别人的失败之上,没有第二名,哪来的第一名,唯有伪君子可二者兼得。”
寇涴纱听得是一脸纠结,喃喃自语道:“可是我生平最讨厌得就是伪君子。”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承包大明 txt-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誰不是偽君子相伴
郭淡笑道:“你讨厌的不是伪君子,而是那些自以为是,爱贪小便宜的蠢货,真正的伪君子那都是受人爱戴的,因为真正的伪君子做得每一件事其实都是正义的,只不过是有选择性得去做,若能给自己带来好处,同时又能伸张正义,那就去做,但前提是能否对自己有利,正义次之,若对自己有利,但却是非正义之事,伪君子一般都会选择不贪这小便宜,唯有那些自以为是的蠢货才会去干这种事,还洋洋得意,殊不知大家都笑话他。”
寇涴纱道:“名利双收之事,是可遇不可求啊!”
郭淡呵呵笑道:“我说得是小便宜,若涉及到自己的核心利益,聪明的伪君子会将非正义之事,操作成正义之事,然后再去执行,而这就是成功的诀窍,有不少人操作的是一塌糊涂,结果是遗臭万年,也有些成大事者,实在操作不过来,就宁可舍弃部分核心利益,也霸占道义制高点。”
说着,他将寇涴纱手中的报纸拿来,抖了抖,道:“这篇文章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正义必胜,仁者无敌,其实都是真理,这圣人都已经告诉我们,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唯有代表正义,才能够得到支持。”
寇涴纱恍然大悟,这其实就是郭淡成功的秘诀,他在很多时候,宁可损失非常多的钱财,也要维护自己的信誉,但他维护信誉得目的,并不是说他就如海瑞一样,有道德洁癖,而是信誉能够给他带来更多的财富,更大影响力。
如果信誉不会给他带来一诺币,不会给他带来一诺钱庄,他绝不会花这么多钱去维护。
徐姑姑笑道:“难怪那些大臣们都说不过,你都能够将伪君子说得如此清新脱俗,令人心服口服。”
“非也!非也!”
郭淡摇摇头,道:“他们说不过我,不是我口才了得,而是我努力了整整一年就说一句话,而他们则是努力了一天,就说上一千句话,用一千句话来概括一天和用一句话来概括一年,谁更无懈可击?”
寇涴纱道:“难道不是前者吗?”
“当然不是啊!”郭淡呵呵笑道:“干的越少,说得越多,自然是错漏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