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 緣定你笔趣-第二百一十七章 你有男朋友嗎閲讀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缘定你
司华悦微信好友和手机通讯录里姓顾的不下六人,包括顾颐。
之前在监室里初师爷对她讲的顾颐的家庭背景,再结合刚才听到这个姓顾的人的声音感觉耳熟,司华悦恍然,这爷俩从身高到声音简直就是复制粘贴。
五官能勉强看清的只有他的眼睛,在这个特殊场所,所有人都包裹得严严实实,连性别都分不清。
以前只是在电视上逢大阅兵直播时能看到武警机动师的身影,平常日子里,很少有人能与这些人面对面接触,更遑论跟一个师长级别的人谈条件。
司华悦真不知道自己这是幸,还是不幸。
“你好顾叔叔!”好家教在正规场合、身份高贵的人面前必须得充分展现出来,起码不能丢了褚美琴的脸。
至于司文俊,他跟司华悦一样,不在乎这些繁文缛节,丢不丢脸这些破事在他看来无伤大雅,只要所做的事能对得住自己的良心就行。
顾子健丝毫没有任何意外的表情,仅嗯了声,接着刚才的话题问:“现在可以安排人来给你做检查了吗?”
“我能知道都需要做哪些检查项目吗?”管他是顾颐的爸,还是机动师师长,身体是她自个儿的,跟他们是什么身份无关。
“常规检查。”顾子健说。
常规检查?司华悦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还有更简练、更能糊弄人的回答吗?
顾子健的观察能力很强,即便司华悦戴着护目镜,通过她一个眨眼的动作,也猜到了她心中所想。
“姜所长,你跟这丫头具体讲一下吧。”他将问题推给姜结实。
“好的,”姜所长应了声,转向司华悦说:“我们这里的常规检查项目有三项,血、尿和生化。只要你配合得好,很快就能检查完。”
他所说的这些检查,以前司华悦都做过,来前她刚喝过水,她以为不会做肝功,却没想到,居然全项检查都做了。
她有些怀疑他们是否只是拿这些检查当幌子,真正要的还是她的血。
因为那个做血常规的医生整整从她胳膊里抽出了十四管血,分别注入到不同颜色管帽的采血瓶里。
而以前不管是去医院还是在疾控中心,那些医生仅从她体内采集七管血,这里却是翻倍的。
都市异能 《緣定你》-第二百一十七章 你有男朋友嗎相伴
她搞不懂是这里的医学技术不行,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给她做这些检查的一共是六个科研人员,司华悦听姜所长管那些人叫什么什么博士,什么什么长的。
所有的检查,姜所长和初师爷全程跟随。
采血时,当司华悦体内的血顺着采血软管流出时,初师爷的眼神流露出极度的贪婪,司华悦甚至听到他吞咽唾液的声音。
他的表现跟电视电影里演的吸血鬼或者行尸可真够像的,司华悦一度怀疑他中毒至深,已经出现变异。
仔细地端量了他一番,黑瞳仁,白眼球,眼周肌肤虽苍白,但却并未呈现一种失去水分的皲裂迹象。
还好,是个活人。
做完检查再次回到姜所长的办公室,司华悦惊喜地发现仲安妮和李石敏已经醒了,身上都穿着和她一样的衣服。
“华悦,你没事吧?”见司华悦回来,仲安妮忙起身,拉着她的胳膊上下看了眼。
“没事,就是去做了个检查。”司华悦拍了拍仲安妮的手,安慰道。
一旁的李石敏也起身看着司华悦,眼中的神情明显带着一种歉疚的疏离。
司华悦仅对他点了下头,然后看向顾子健。
“我们现在可以回去了吗?”
顾子健沉吟了片刻,说:“这里虽然深处地下,但各方面条件比上面监室要好很多,你们要不要考虑下?”
李石敏似乎并不喜欢这里,刚准备提出反对意见,却听仲安妮问:“如果在这里,我们三个可以拥有独立的休息空间吗?”
“这个你们随意,房间很多。”顾子健说。
仲安妮和司华悦对视了眼,两人眼中都有留下的意思。
如果有的选择,仲安妮肯定是不想再回上面的那个监室了。
一来,是虹路给羁押人员带来的心理暗示太让人受不了,毕竟她现在还是一名服刑中的犯人。
二来,虽然与李石敏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但当着对方的面拉撒,这实难让人接受,就算是已婚夫妻都会感觉难堪,更何况还有一个司华悦在。
而司华悦选择留下,只有一个原因,她对这里好奇,想看看这里到底是搞什么研究的。
就算被限定在某一个固定的空间里,也无所谓,因为除了消毒舱,其他地方的墙壁都是透明的,能清楚地看到外面人的一举一动。
少数服从多数,李石敏缄口。
抬眼看了下外面,那一个个身穿防护服的科研人员或者说是医生,让他觉得浑身不舒服,感觉还不如回到地面。
仲安妮和李石敏被姜所长和初师爷带走,去做跟司华悦一样的“常规检查”。
司华悦坐在办公室里等,感觉肚子有些饿,折腾了一晚上没睡,就在下来前喝了几口水。
四下看了眼,没见到有任何可以看时间的钟表。
或许外面的那些仪器上自带吧?她想,不然,这里的人怎么识别日期和时间,这里看不到日升月落,根本无法计算时日。
“你觉得你有男朋友吗?”
就在司华悦神游天外之际,顾子健突然的发问,让她有一瞬间的懵神。
“男朋友?”顾子健的这个问法很奇特,你觉得你有吗?
司华悦不懂他口中的男朋友是泛指还是专指。
“就是对象。”顾子健说话倒是直接简练。
“哦,”司华悦脑子里闪过边杰和李翔,还有一直嚷嚷着要做司家上门女婿的甄本。
边杰显然是不可能了,已经分手了,她自认她是一匹好马。
至于李翔,经过昨晚的事,她脑子到现在还没整理出一个清晰的思路来。
她不知道整件事中,闫主任父子俩到底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对闫主任父子,她一直都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她不相信他们会作出什么违法的坏事。
尤其李翔还是一名现役军人。
闫主任是申国第二大疾控中心的主任。
在没得到确切的消息前,她坚信他们父子都是好人。
至于甄本,或许有一天,在她真的没人要嫁不出去的时候,她会将他纳入考虑范围。
但目前,她不想跟一个老外在一起生活。
“怎么?”除了一个哦,顾子健没有等来司华悦的明确回答,他轻笑了声问:“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司华悦很想回他一句:我凭什么要告诉你这个属于个人隐私的问题?
可转念一想,她现在岂是在别人的屋檐下,已经沦落到了地基下了。
好心没好报说的就是她,早知现在,当时在听说甄本没吃晚饭,她就不该让李石敏去送饭,像她现在这样,饿一晚上又死不了。
现在倒好,她没了自由,在这地底下任人摆布不说,连她的好朋友仲安妮和李石敏也被无辜牵连了进来。
“甄本,”鬼使神差的,司华悦竟然将甄本的名字说了出来。
“哦?”顾子健大概没想到司华悦的回答竟然是这样的,也或许压根就没想到司华悦认定的男朋友人选会是个老外。
“你说的是乔拉·加西亚?”
话都已经说出口了,现在总不能临时改口说是自己选择错了吧?她只能嗯了声,算是回答了。
心道,说错了又能怎样?你总不至于在这里让我跟甄本拜堂成亲吧?就算是她的亲爹在也不行!
或许顾子健坐在办公室里,就为了等司华悦检查完回来,问她这个问题。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他便直接起身离开了办公室,连个起码的道别话都没说。
司华悦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这人在离开时,浑身上下滚动着怒火。
等了约莫一个小时的时间,没等来仲安妮和李石敏,却等来了两个小个子太空人。
“走吧,我们带你去房间休息。”其中一个对司华悦说,听声音是个女的。
“我那两个朋友呢?”司华悦警惕地问。
“他们俩已经先过去了。”另外一个说,也是个女的。
司华悦狐疑地起身,跟随在这两个小个子女人身后,斜穿过一个个玻璃屋,来到一处明显是工作人员宿舍区域。
远远的,司华悦就见到仲安妮和李石敏分别被关在两个房间里。
“进去吧,一会儿会有人给你们来送饭,墙上贴着规定,你们最好按照规定来。”
打开仲安妮的房间,待司华悦进去后,小个子女人对司华悦说了句,言语中的警示意味浓厚,就差没说:敢不按照规矩来,就把你们给就地正法了。
李石敏就在她们俩的隔壁,能看到人,听不见音儿,隔音效果好得不得了。
“本来是要一人一个房间的,是我要求跟你一起住,她们说如果改变主意了,可以告诉他们,再换。”
仲安妮的语气带着前所未有的礼貌和疏离。
司华悦摇了摇头,说:“就算你不这样要求,我也会提出来。”
一边说,司华悦一边打量这个玻璃宿舍。
除了墙壁是透明的,室内格局和配制跟一个小型公寓差不多。
一间小小的卧室连着客厅,卧室里有一张双人床,一套桌椅,没有电视和电脑。
客厅里摆放着两把带靠背的椅子,两盆仿真绿植,再无其他。
洗手间是单独的一个空间,但墙壁也是钢化玻璃做的,包括马桶和盥洗盆,给人一种站在X射线下看人体器官般的感觉。
不过好在洗手间四周有一圈拉帘,可以根据需要圈拉起来遮羞。
看不见灯在哪里,但却光线充足,有种身处地上的错觉。
正因为这种错觉,会让人分不清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除非特别困。
而司华悦现在就困得连话都不想说。
仲安妮和李石敏先前中了迷.药,睡了接近两个小时。
在他们俩昏睡期间,司华悦可是背一个抱一个,给倒腾下来的。
可真要让她就这样睡,她也未必能睡着,因为衣服不得劲。
最外面这层衣服好像是不透气的,材质还有些发硬,穿着这样的衣服很难能有好的睡眠质量。
就在司华悦考虑是不是要脱掉外面这层衣服的时候,外面走过来三个人。
一个人胳膊上搭着几套衣服,一个人提着两个食盒,而第三个人手里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一个杯子。
杯子是玻璃的,里面摇晃着的液体赤红如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