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愛下-第四百五十八章 證據視頻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小說推薦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我老姐实在太有钱了
“你!”
莫寒捂着胸口,快被气炸了。
这是一个什么极品男人啊?
她从来没遇见过。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笔趣-第四百五十八章 證據視頻讀書
“还有事吗?”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于欢转身就要走。
“你站住!”
莫寒一把将于欢拉回来,冷冷道:“不把话说清楚,你今天别想离开。”
“让我说什么?”
“跪舔你?”
“笑话!”
于欢一步步对她走过去,字字珠玑,“你这女人的思想我了解,享受男人跪舔的感觉,又瞧不起这种男人。”
“甚至觉得天底下所有男人,都该如此。”
“你太高傲,太自以为是了。”
“我实话告诉你,我对你,一丁点的兴趣都提不起来。”
“你…你…”莫寒大口喘气,半天说不出来一句完整话。
电梯门在这时打开,于欢走出去,回到自己家。
几乎同一时间,娜塔莎打来电话。
“小少爷,有新发现。”
“于易峰杀害于家老奶奶时候,被于家分家的于田春偷偷录制了视频,后来他凭借这段视频,敲诈于易峰。”
熱門都市言情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養生真人-第四百五十八章 證據視頻推薦
惊喜的消息。
足以毁了于易峰。
“你等着,我马上过去。”
于欢立即赶去娜塔莎所在的地方。
从娜塔莎口中,了解到具体情况。
“于田春已经敲诈了于易峰一次,还没打算收手,利用备份视频继续敲诈吗?”
娜塔莎点点头,“这个于田春赌瘾很大,在于家中出了名的不学无术,于易峰被他敲诈上,等于无底洞,永远也填不满。”
“那他一定会死的很惨。”于欢道。
娜塔莎一惊,“小少爷的意思是怀疑,于易峰可能杀了他?”
“没错!于易峰不是个喜欢被要挟的人,何况于田春得寸进尺,他必然起杀心。”
“于田春一死,他杀害于家老奶奶的视频可能被翻出来,但不会那么快。”
“他在这段时间足以稳定于家局势,坐稳了家主之位后,视频再流传出来就没用了。”
娜塔莎低头分析一番,觉得于欢所说可太有道理了。
的确这么回事。
“知道于田春的居住地址吗?”
“知道,他基本上每天都会去帝京的一家赌场。”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第四百五十八章 證據視頻閲讀
好看的都市小說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笔趣-第四百五十八章 證據視頻熱推
“通知于四爷,让他准备人手,把于田春带走。”
彼时。
于田春拿着刚刚敲诈到手的五千万,进了明辉赌城。
他平生唯一爱好,就是赌。
赌城的那些人看见于田春,纷纷打招呼,熟络的很。
于田春已经是这里的常客了。
“给我对换两千万的筹码。”
于田春掏出一张纸片,满脸暴发户独有的笑容。
赌城经理一愣,笑着问:“于田春,你这是又有钱了?”
“当然!”
“前几天刚输了几千万呢,这次多少啊?”
于田春也不隐瞒,伸出五根手指头晃了晃,“五千万。”
“我的天,你这钱都从哪里弄来的啊?”赌城经理很是纳闷,这段时间的于天豹,钱可太多了。
之前他明明是穷光蛋的。
“我告诉你,不光这一阵子我有钱,以后都有钱了。”
“行了,跟你说这些做什么,没用,马上安排。”
赌城经理屁颠屁颠跑去安排。
这时候,外面突然传来几声响。
保安浑身是伤的跑进来大喊,“好多面包车,好多人,要砸赌城。”
“什么?”
赌城经理恼羞成怒,“谁特么胆子这么大?不知道这家赌城背后有人罩着吗?”
砰!
他刚说完,门就被砸了。
一伙人闯进来,手里拿着家伙,“跟你们没关系,全都抱着头蹲下,老实点。”
看到这一伙人手里有枪,赌城那些赌客们不敢张狂,听话的蹲下来抱头。
赌场经理也傻眼了,马上装哑巴。
心想这特么招惹谁了?
有点恐怖啊。
于田春是个怂货,他抱着头刚要蹲下,被人拽出去。
于田春激动大喊,“几位大佬,我就一普通人,没钱,也没惹你们,别抓我啊。”
“少特么废话,老实点。”
于田春后脖梗挨了一下打,疼得他眼泪差点没流出来,再不敢吱声了。
“谁好把这里的事情声张出去,就弄死他。”几个人提醒一句,就此离开。
于田春被一路押到面包车上,才有些反应过来,问道:“你们,你们是于易峰派来的人?”
“算你聪明于田春,可惜,太晚了。”
“知道为什么带走你吗?因为你太贪得无厌。”
果然!
真是于易峰那个王八蛋。
于田春气的怒吼,“我手里有好几份他杀害老奶奶的视频,他敢动我,视频会传遍整个帝京,到时候他死定了。”
“呵呵……于田春,易峰少爷既然让我们带走你,必然是不在乎这一切了。”
“不在乎?”于田春根本不相信,他冷哼道:“于易峰这是找死。”
“我不信他不在乎,你们拨他电话,我亲自跟他说。”
“先开车。”
这些人领头的是于宽,他命令完,掏出手机,拨通于易峰电话。
那边立即传来于易峰的声音,“怎么样?事情办妥了吗?”
“已经办妥了,于田春就在车上。”
于宽刚说完,于田春就大吼道:“于易峰,原来真是你这王八蛋想抓老子,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
“你杀害于家老奶奶的视频曝光,看你如何收场。”
“于宽,给我掌嘴。”于易峰命令道。
于宽薅起于田春头发,啪啪两巴掌扇过去。
于易峰沉声道:“于田春,我最恨被人威胁,已经被你敲诈一次,我忍了,可你居然还说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你特么是在找死。”
“别急,等会儿我们就会见面了,我会用最痛苦的方式折磨你。”
于田春吓坏了,满身的冷汗。
他竟然威胁不到于易峰了。
“于,于易峰,你放了我,我把所有的备份视频都交给你,承诺以后不再要挟。于田春服软了。
于易峰呵呵冷笑,“太晚了。”
“看你这怂样,等会儿我有一百种方式让你交出视频。”
“要挟我?你还不配。”
于易峰把电话挂断。
于田春呜呜哭,他后悔啊,真不该这么贪心。
于易峰就是一匹狼,和狼做交易,这不是扯淡吗?
他绝望!
砰!
突然,一声巨响。
他们的被追尾了。
于宽吓一跳,瞪着司机怒吼,“你怎么开车的?疯了?”
“不是啊,后面车故意追尾的。”
“糟糕!咱们前面也被赌了。”
“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