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ptt-295 韓雲熙失落離席展示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乔墨儿吃着粥,虽确实难以下咽,但想到若是自己真的被瘟疫传染,自己倒可以试试以身试药,兴许自己还能找到抑制住瘟疫的药剂。
“云熙,你要不要也来尝一口。”
乔墨儿将粥递到韩云熙嘴边,正所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她这点儿小心思,韩云熙自然还是摸的清楚的,他张开嘴巴,吃下乔墨儿喂来的粥。
“夫人喂的粥,是真香。”
小药童站在柜台里,看着二人这般羡煞他人,鸡皮疙瘩都快掉了一地,双手摸着臂膀,哆嗦的说:“你们继续研究,我去后面也煮点藿香水压压惊。”
本是二人相处的时光,乔於珂也提着膳盒,来到药坊寻乔墨儿。
“大哥哥。”
乔墨儿看见乔於珂走来,立刻停止了和韩云熙嬉戏的动作,装作一个特别乖巧的孩子,喊道乔於珂。
“我听下人们说你昨天一宿都没有回云墨坊,在药坊呆了许久,怕你饿着,特意给你带了点儿小时候经常吃的桃花糕给你。”
“大哥哥,你每次给我吃甜的,都会有苦的让我吃,说吧,这次又要让我吃些什么?”
乔墨儿恢复之前记忆后,对乔於珂的想法都是了如指掌,也知道他给自己吃甜的,就是怕待会给她吃的东西太苦了,所以提前给她备好。
“你还真像小时候一样聪明,确实有苦的给你吃。”
乔於珂轻弹了一下乔墨儿的脑袋。
“大哥哥,我现在又不是笨蛋,不要再像小时候同我这般打闹了,我们都已经长大了。”乔墨儿揉着自己的脑袋,伸手讨要乔於珂给她带的苦食。
“昨日那个大娘兴许患有瘟疫在身,我在撩舞阁寻了不少偏方,给你准备了一壶藿香水,怕你喝的苦不堪言,所以带了你喜欢吃的桂花糕,可以过渡一下嘴中苦涩。”
乔於珂处处为乔墨儿考虑的样子,着实让韩云熙排斥,他们二人在他眼皮子底下,打情骂俏,简直是把自己当成了空气,他自然也不能在坐以待毙,伸手拿过了乔於珂准备的藿香水,对后面的小药童说道:“小童子,不用准备藿香水压压惊了,这儿有现成的藿香水给你喝。”
“韩云熙,这是我给墨儿准备的,你想干嘛?”
“墨儿已经服用过了藿香,你这般又备了这么一大壶藿香水,怕是墨儿没被病死,就怕先被你给苦死了。”
“那也是我给墨儿准备的,你无权处置。”
这会儿换成了乔墨儿和小药童在这儿看戏了,乔墨儿昨夜没有睡,现在又听这二人在面前叽叽喳喳的,脑壳着实疼的不行。
“停,你们两个能不能把嘴闭上,一天天炸呼呼的,丝毫都不考虑我的感受,大哥哥,我先吃点儿桃花糕吧,至于藿香水,谢谢你的好意,我确实已经喝不下去了,如果你怕浪费,可以分点儿给这个小童子,让他也预防预防。”
乔墨儿怕伤了乔於珂的心,就拿起桃花糕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桃花糕真甜,很好吃。”
韩云熙捏了捏自己手旁的膳盒,没有多说话,他以为乔墨儿也会说一些伤他心的话,索性他直接先开了口,“墨儿,要是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还未等乔墨儿回答,韩云熙带着膳盒就离开了药坊。
“大哥哥,谢谢你,我刚好有点儿想睡觉了,就先回云墨坊了。”乔墨儿吃了一半桂花糕,剩下的没有吃完,就起身去寻韩云熙了。
“墨儿,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这里云墨坊很近,不需要大哥哥你麻烦走一趟了。”
乔墨儿自知乔於珂对她并不是像小时候一般,自然也是要避讳点儿的。
乔於珂还想说什么,乔墨儿就已经奔向了门外。
“娘,这些糕点儿真好吃。”
一个乞讨模样的小孩子,搀着一个老妇人在马路边蹲下,手上取了些桂花糕,还有桃花糕递给老妇人。
乔墨儿也没有在意,继续去追韩云熙,这个挨千刀的,才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他就消失不见了,乔墨儿还真是比较头疼,她现在不如以前那般灵活,想要使点儿轻功,总是力不从心,这不刚酝酿一下,还没有飞起来,自己就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还好,刚出宫的闫旭撞见了乔墨儿,扶了她一把说,“你这还停拼的啊?”
“不拼不行啊,对了,你刚出宫,皇上那边怎么说?”
“不给封城,不给建疫站,更不给免费义诊。”
乔墨儿站起来,拍拍手说道,“昏庸无能的……”
闫旭伸手堵住乔墨儿的嘴,一只手指头放在自己的唇上,“嘘嘘,不可在背后议论天子。”
乔墨儿眼睛眨巴眨巴,说是听懂了他说的话,闫旭这才松开了手。
“那既然啥也不能干,就把大娘迁送去撩舞阁吧。”
“我想已经为时已晚了。”
闫旭摇摇头告诉她现在已经是无济于事了。
“此话怎么讲?”
“城中已经出现了大批难民了。”
精华玄幻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起點-295 韓雲熙失落離席看書
“你这么一说,好像是的,我刚刚一路走来,看到了不少难民。”
乔墨儿现在环顾四周,也都是外乡人居多,他们零零散散的坐在各大铺子门前,一个;两个的围在一起唉声叹气,还三不五时的掩着嘴巴在那儿咳嗽。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立刻关上城门,将临安城内的百姓与外面的百姓隔离开来。”
“你不是说皇上不让你封城门吗?”
“城门是不给封,但我可以在城门外的三公里处设关卡,不让人进也不让人出。”
闫旭自然想要关城门,但想到那个色令昏智的皇上,不免想要搓搓他的锐气,让他也体验一把人性险恶。
“这样吧,既然云墨坊被封了,我同云熙商量商量,把招牌下下来,把云墨坊的门打开,让这些灾民先住进云墨坊如何?”
乔墨儿可不希望这些灾民到处乱跑,他们身上带着病不说,还有可能传染性特别强,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将他们都带进云墨坊,统一的圈在一起。
“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可是人这么多,光凭我一人之力恐怕是办不好这些的。”
“闫兄,你怕不是忘了我这撩舞阁的人脉了吧。”乔於珂刚刚那一瞬间确实有些失望,但看见乔墨儿没有走远,又想着接济这些灾民,于是他就挺身而出,想要助他们一臂之力。
“对对对,你不说我都快忘了。”闫旭憨笑道。
只听闻前面的一些孩童欢呼道:“大家快跟我们过来,云墨坊免费让我们进去小住,我们再也不用流离失所,担心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