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白首妖師 線上看-第四百四十五章 伏魔金身相伴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白首妖师
这一场大战,起的突兀至极。
谁也没想到,夜婴会忽然便已出手。
而在他出手之际,周围的光线,忽然暗了下来,便好像是夕阳落山,一下子夜幕降临。
突如其来的变化,竟使得场间人谁也来不及阻止,只是飞快的起身后退,免受波及。
也是在他们这一念之间,夜婴已经冲到了游方和尚的面前,那一道雄浑掌力,结结实实打在了夜婴身上,但夜婴只是身子微微一歪,便还是扑了过来,直接向着游方和尚咬下。
这一下却是有些出人意料,游方和尚那一掌,本来就只是为了退敌,毕竟,他虽然看出了夜婴来历不凡,但此时他毕竟是以方二先生的弟子身份出来的,自己也不能说杀就杀,然后他没想到的却是,自己认为足以逼退夜婴的一掌,却未奏效,反而被他冲到了面前。
心里察觉到了一股子异样的凶险,他也顿时不敢怠慢。
双掌猛得合什于胸前,口诵佛咒:“吾佛如来,法驾九天!”
于一瞬间,虚空里顿时金光大作,仿佛这一座大殿都没了顶,只能看到头顶之上,乃是一片星空,繁星点点。而在星辰之中,则有一尊虚幻中的大佛,从天而降,挟着无法形容的惊人威势,急急向着夜婴的身上镇压了过来,看起来,竟是要直接将夜婴给镇在当场。
“哇……”
夜婴迎着这大佛,也是嘶声大叫。
紧接着,他周围的夜色正在以一种无法形容的速度飞快的汇聚,几乎遮住了那大佛的金光,而他的身形,却在黑暗之中,时隐时现,诡异至极的出现在了游方和尚的身后,然后猛得张嘴咬下。亏得游方和尚反应够快,急急转身,一掌推出,却是正好碰到了夜婴的嘴。
“喀……”
那锋利的尖牙,直接咬进了游方和尚的肉里,鲜血滚落。
“好个妖魔……”
游方和尚又惊又怒,也不抽回自己的手,只是另外一只手向后一扬,便已顺势摘下了自己颈间的佛珠,便像是一条鞭子也似,金光大作,狠狠的向着面前的夜婴抽打了过来。
夜婴见势不妙,倾刻间后退,躲过这一鞭。
“九天诸佛,助我降魔……”
游方和尚借势向前,口中诵念佛咒不已。
而他手中,却是挥舞佛珠,向前打来,那佛珠挂在他脖子上时,也不过数尺来长,可是这一挥舞出去,却一下子无限拉远,竟是变得数丈,数十丈之远,而上面的珠子,也是一颗一颗,越变越大,像是小山一样,滚滚袭来,竟使得这殿内的夜色,都快被冲淡了。
夜婴迎着这佛珠,则是满面凶残,似乎蕴酿着一股劲,想要直冲上来。
“你敢在守山宗打人?”
但也就在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众人看去,就见殿外跳进来了一个穿着白裙的小姑娘,她伸手扯住了佛珠,用力一拉,顿时佛珠被扯断,一颗一颗落在地上,漫天金光消散,如小山般的佛珠也化作了原状。
夜婴一见了她,凶气立刻消失,抬手指向游方和尚,大嘴一瘪,像是很委曲。
“妖?”
游方和尚一怔之下,接着大怒,周身法力激荡,一个佛印向前盖出。
“哼!”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白首妖師 黑山老鬼-第四百四十五章 伏魔金身看書
那白裙的小姑娘用力顿足:“就是妖,又不吃你家米!”
轰隆一声,这大殿被她一下顿足,震得摇晃不已,地面龟裂,然后她迎着游方和尚的一个佛印,小拳头用力挥出,顿时砸得那佛印四五分裂,甚至余势还紧接着上前,就连游方和尚的身形,也有些站立不稳,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以免她后续的法力会伤到自己……
只是,也是在退出了这一步后,他才意识到。
自己居然被逼退了。
传将出去,岂不是会说游方和尚,在一只小妖面前,一招即退?
这使得他又惊又怒,“唰”一声扯去身上的僧袍,就见浑身上下,皆是密密麻麻的经文。
“哎呀……”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白首妖師 起點-第四百四十五章 伏魔金身分享
小狐狸一见此状,抬手遮住了眼:“不害臊!”
但游方和尚,却下意识的以为那只妖怕了,心下微喜,旋及喝道:“好妖魔……”
“今日让你见识一下净宗真义!”
“……”
周围人见得这一幕,已是惊愕不已。
他们自然大部分都见过方寸身边的小狐狸,也有一些,在方寸前几日从柳湖回清江的路上,见过他身边跟着的夜婴,更有一些,在当初鼋城大仙会上,就已经见过了夜婴与方寸交手的场面了,只是不知道夜婴如今为何跟在了方寸身边,还成了他的弟子而已……
按理说,这一战众人本该劝阻,但小狐狸出面,还与游方斗了几招,便不由得让人觉得,这一切可能是方寸在暗中指使,否则的话,一只妖,一只小怪物,怎么敢与净宗高人过招?
这游方和尚,可是年纪轻轻,便已化婴的净宗奇才啊……
当然,越是这样想,便越觉得可怖。
足以一出手便震慑绝大部分的清江炼气士,得到众人尊重的净宗高足……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居然被方寸身边的小怪物与小狐狸撑过了好几招?
虽然,很明显,这游方和尚有收着手,没敢出全力的意思,这本身也足够惊人了。
……
……
“嗡……”
而在游方和尚亮出一身经文之后,虚空里便已响起了若有若无的诵经声。
与此同时,周围的天地,仿佛都已被诸佛坐镇,口诵佛言,众人都感觉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压力,下意识的便想收去所有的恶念,私念,向诸佛跪拜,而被这诸佛围在了中间的小狐狸与夜婴两个,就更不用说受到的压力有多大了,似乎下一刻,就要被他给降伏……
……
……
“小狐狸与我的毛病一样,几乎没有与人交过手,根本不懂得把握时机。”
“至于夜婴,纯粹就是傻……”
而在此时,玉秀峰大殿里,方寸也微微摇了下头。
然后,手里还拿着一个浇茶的铜壶的他,头也不转过来,轻轻一袖拂去。
一道法力,骤然降临在了守山宗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