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重生之捉鬼續命-0361 說好的祭壇呢?鑒賞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重生之捉鬼续命
在跑路的时候,我发现一个特点。
这特点就特么挺离奇的!
那不管人家是电视剧拍的也好,还是小说里写的也好,要毁灭世界或者屠戮人类的大反派这种角色。
不是绝大多数是智商不在平均线上吗?!
不是整两句嘴遁就能教化的吗?
不是说两句话就能把计划全部吐露出来的吗?
为啥到我这就不一样了呢?
是我赵青燚不够骚吗?
就粗略算一下。
第一次碰着的阴氏夫妇,要不是他们一心求死,那么结局必然死翘翘的是我和方胖子。
第二次碰着苟常在,我长相和执嗔王长得不能用毫无瓜葛形容,那简直是一模一样。人家苟常在见着我之后,直接把心脏掏出来完事让我掐碎心脏自尽了,后续秦广王也把司马同昭派到了阳间出手结局此事,否则谁生谁死真不一定。
第三次是话剧院活死人团队。
更别提了,幕后大Boss虽然是我干死的,但是人家死亡的真正原因是另一个大Boss把给予他的一切给收回去了,这才让他落个被火烧死的下场。
彼岸花事件就甭提了。
就这么多事情经历过来,就这么些个反派,那个不是因为外在因素死亡或者完成自己的执念从而选择死亡。
我才能勉勉强强泥菩萨过河淌过这一路。
而且人家反派不管是人生目标或者想要追求的结果,都比我明确了不知道多少倍!光把他们从小到大经历的事情全写出来,就能写个中长篇百万字小说。
皆是血泪史啊!
这导致让我不能明确自身道行修为到底高到哪种程度,又导致我在做任务时候难免会起慈悲之心。
郑臣想要自由有错吗?
即使有错,老天爷自然能噼里啪啦几道雷给他劈成碎末,轮不到我来指手画脚。
可是我现在就必须指手画脚!
万一以后碰见我真不想敢的事怎么办?
真的跟系统妈妈说,这破逼任务我不做了!
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老子求死!
关键能这么说吗?
我想继续活下去的念头比谁都坚强!
这一路走过来只能用两个字形容,特么的辛酸!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0361 說好的祭壇呢?
此时所处的地点更是让我有些迷茫,前方是土地面积至少有两个足够举办世界杯的足球场加起来一般大,况且还有堪比大嘤帝国巨石阵的巨石棋盘,星落分布按照满天星阵摆放,也有空档供人行驶。
并且是峡谷露天的。
外面天已经黑了,万里无云可以看见星光点点,不知道是不是在此布阵的人特意为之,抬头刚好可以北斗七星盘旋在天际,导致整个巨石棋盘在月光和星光照耀下不算一片漆黑,与荒郊野外夜晚亮度差不多。
每座巨石高度逼近四米。
“这尼玛……”
方胖子被此等人工难以完成的景象给吓愣住了。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討論-0361 說好的祭壇呢?讀書
猴咂上前一步摸摸巨石表面:“这石头没有灵。”
“有没有灵先别管,找郑臣要紧!”
任务已经做到了这儿,系统妈妈依然默不作声的装死,按理来说应该给我任务线索啊!
好看的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討論-0361 說好的祭壇呢?看書
为什么不给呢?
我带着疑惑,嗅了嗅鼻子辩解空气的气味,一闻闻出点其他味道:“郑臣的味道怎么没了?还有一股妖气?”
“轰隆隆……”
离我们身前的巨石猝然间剧烈摇晃。
但地面却没有任何抖动晃动的迹象。
我们四个往左边躲了躲,我瞅着眼前第二座没有自主摇晃的巨石,张嘴寻问猴咂:“悟空,能翻上去不?”
“这才四米多,太轻松了。”
猴咂丈量一下高度,颇有自信的回答。
“行,那咱就上去看看。”
我左右手分别抓住方胖子和于香肉丝脖领子,打开飞行模式提着他俩脖领子就往巨石顶端飞去。
“妥妥滴!”
猴咂用他高强身体素质和堪比世界大师的攀岩技术,徒手宛如翻后花园墙面的三下五除二爬上巨石顶端。
优美都市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 線上看-0361 說好的祭壇呢?讀書
站在巨石顶端表面上,我们四个并肩而立也不会觉得空间狭小,整座巨石环抱面积太大,站七八个人也是绰绰有余。居高望远到是可以看见全景,确实有灰家野仙代表所说的反摆北斗七星,在南方排列出七座巨石对准天空的北斗七星。
如果开眼窍认真去看的话。
足以窥见这满天星阵与满天星辰遥相呼应,恍惚间似是有星光坠落在此为阵法时时刻刻灌入新的力量。
在中间位置有九座巨石被设置为阵眼,已前内二,中外二,中间独一,外内二,外外二摆布着。
中间独一那座巨石与其他巨石不一样。
巨石为如玉的纯白色,巨石表面有用刻刀刻画的文字,瞅字体结构是藏文。并且刻好之后的字体又被灌入红色朱砂水从而进行开光,所以显而易见这座巨石是整座阵法的阵眼。
要是想破坏阵法的话,第一个就要破坏这座巨石。
等会!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重生之捉鬼續命 txt-0361 說好的祭壇呢?鑒賞
祭坛和萨满标志哪去了?!
这跟照片里的也不一样啊!
这座巨石顶端咋坐着一个人呢?
是郑臣!
郑臣盘腿打坐在阵眼局巨石顶端,还古怪的褪去全身衣物,**身体把降魔短剑放在左腿。
他身体皮肤不知何时被写满了符文,这符文看不出来是藏文还是蒙文又或者是满文。奇奇怪怪的符号不禁让我想起早些年邵氏电影公司拍的恐怖片《邪》。
在《邪》这部电影中女反派为了躲避鬼怪追杀索命,便求救于寺庙中一位大师。大师让她褪去全身衣物,又在她身体所有部位用墨水画上符咒,从而躲避鬼怪的眼目和感应能力,来达到逃生的目标。
不知道是不是郑臣察觉到我的目光在注释他,他忽然动了,不再盘腿大坐的起身双腿膝盖跪在巨石顶端,腰杆挺直跪姿规范,双手合掌夹住降魔短剑立在胸前。
我看见郑臣嘴唇在上下微幅度开合捣鼓着,可惜距离太远耳窍开发的远不如眼窍,难以听清他在说什么。
夜空中星光,天边的月亮,地洞里的巨石。
三者明明没有必要的联系,却始终给我要是任由郑臣叨咕下去,必然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所以我当机立断搓出一颗两秒钟恐惧值丸子,将其投掷而出,等临近郑臣之际,在念口诀:“辛辣天星!”
“轰……”
没等恐惧值丸子彻底爆炸,郑臣身前闪电出他的信仰光芒,硬生生堵住恐惧值丸子,将恐惧值丸子变成哑火的鞭炮,只泛起几许烟尘,没有实际性伤害。
“悟空,你跟我走,胖儿和肉丝在这里等着别动!”
中远距离连恐惧值丸子都没造成伤害,我只好带着猴咂往前冲,凑到他身边来阻止他继续念咒语。
猴咂与我统一步伐,跳跃过一座又一座巨石。
幸好巨石棋盘从我们身处的左奇门往里走的巨石相隔距离不是太远,否则走底下的路不一定是啥情况呢。
足足跳跃五座巨石。
从三碧巨石星跳到中断,再往前跳三座巨石便能到达郑臣身边,也就在这个时候郑臣嘴唇停止叨咕。
郑臣双眼禁闭,彷佛感知不到我们一样,放下降魔短剑,虔诚的将头磕在巨石顶端,双手手心朝上抻直放在顶端上宛如在祈祷着福运降临在己身。
“Тэнгри, надад хүч чадал өгөөч!(腾格里,赐予我永生!)”
郑臣头没有抬起来,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
白色信仰之光陡然覆盖住他身体,把隐藏在光芒之下。郑臣抬起上半身,右手再次握住降魔短剑,剑尖对准自己心脏。左胳膊的脸虫不停在交配繁衍,但在郑臣将剑尖逼近心脏的时候,全部停止动作,如同海水退潮一般想离开郑臣的身体。
郑臣不惧疼痛和死亡恐惧,一点一点把剑锋刺进心脏,左手在空中不停乱挥着。更是猛然起身,踏出莫名其妙似乎在舞蹈的步伐,短剑剑锋彻底没入心口。
心血顺着伤口流淌在巨石顶端,他忘乎所以到用一种慷慨且豪放的唱腔大声高唱:“Бурхан минь, би чамайг дуудах болно.(神明,我将把你召唤)。”
“燚哥,石头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