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絕世武魂 起點-第五千六百六十四章 你敢嗎?推薦

絕世武魂
小說推薦絕世武魂绝世武魂
“司空昊,跟你说件事。”
陈枫不再去管其他,看向司空昊,也没遮着掩着。
“大荒主神府历练的资格,我打算让给你。”
话音未落,不少还没离开的人突然止步,猛的回头。
大荒主神府历练的资格!
碎玉大会之事,可谓是闻名整个东荒的盛事。
也正是在那次大会上,陈枫勇夺桂冠,成为第一,获得了大荒主神府三年历练的资格。
若说加入如今的天枢剑宗,算得上是光耀门楣,那么,能前往大荒主神府历练,则是可遇不可求的幸事!
抓住,就能改写人生,一飞冲天!
一时间,近处远处不少人的呼吸都粗重了起来。
就连阙元洲兄弟也齐齐一震,随着司空昊一起惊讶地看向陈枫。
“怎么回事?”
司空昊第一时间紧锁眉头,并未露出欣喜若狂之色。
陈枫拍拍他的肩,刚要说什么,却听一声喝来。
“陈枫师兄,您这心偏得有点过了吧?”
不少修士还没离开,闻言纷纷看了过去。
司空昊和阙元洲兄弟亦然。
而后,只见司空昊瞳孔微缩,张口低低吐出三个字:
“魏和宗。”
完全陌生的名字,但是能从司空昊的口中说出,也说明了些实力。
广场之上,刹那间再次恢复了凝肃的氛围。
就连慕容瀚都停了下来,看了过去,旋即脸上一扫颓败。
重新整顿天枢剑宗,这事说到底还是大家理亏。
连让他们加入天枢剑宗的长老都有问题。
而且,所有新加入之人一齐重来,无人幸免,自然掀不起什么浪花。
可眼前一事,则截然不同!
这关乎到的是改变人一生的命运!
“哎呀,能抱上陈枫师兄的大腿,可真是好命啊。”
声音越来越近,其中的奚落与嘲讽呼之欲出。
陈枫总算偏过头去看了一眼。
来人一袭紫色星袍,俨然算是天枢剑宗的“内宗弟子”。
令陈枫有些诧异的是,这魏和宗的修为相当突出。
十方洞天境第六洞天入门,而且外泄的气息相当浑厚沉稳,绝非用天材地宝砸上去的。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絕世武魂 起點-第五千六百六十四章 你敢嗎?
再看看他的模样,人高马大,身形健硕,器宇轩昂。
大步走来时,还能感受到一股上位者的姿态。
跟司空昊可谓相差无几。
有如此底气,且又年纪相仿,难怪敢在此时站出来。
想要争取机会,陈枫倒是无所谓。
魏和宗身后还跟着两个身穿紫袍的“内宗弟子”,二人模样相近,显然是兄弟。
还是阙元洲开了口。
“陈枫兄,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端端的,你怎么要把如此难得的资格让出来?”
陈枫想想干脆也说了实话。
“我在大荒主神府待了一阵子,发现在那历练对我来说用处不大。”
说的是实话,但周围却有不少人倒吸一口冷气。
就连阙元义都瞪大眼睛,几乎难以想象自己听到了什么。
精品都市小說 絕世武魂 洛城東-第五千六百六十四章 你敢嗎?分享
“那可是大荒主神府……不是,你见到大荒主了?”
陈枫点头。
“大荒主也认可这一点?”
陈枫再次点头。
周围倒抽冷气的声音更响了。
所有人看向陈枫的模样,都像是在看什么怪物。
“那可是东荒第一人,居然也表示没什么用……”
一时间,看向陈枫的目光变得愈发畏惧。
有些留下还没走的弟子们,原本还蠢蠢欲动,可此时也偃旗息鼓。
彻底断了那份想煽风点火的心。
倒是陈枫看向了魏和宗。
“你想跟司空昊争这个名额?”
听到此话,魏和宗当即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他桀骜的面容在听了方才的话后,多少有些裂缝,但还是点了点头。
“修仙者,自然要为自己争取任何向上的机会。”
“师兄想把机会转让,若是让错了人,岂不是浪费?”
说罢,魏和宗身后二人也纷纷应和。
总而言之,就是想让陈枫服众。
就像方才拿实力服众一样,此时,他要证明司空昊够格。
陈枫笑了起来。
“你方才说我偏心,没错,我确实偏心。”
“但,也不只是偏心。”
他上前两步,当众义正言辞说道:
“初见大荒主时,他告诉了我一件关于东荒的大事,然后,他要我在五十年内,突破圣王境。”
此话一出,广场之上当即宛若炸了锅。
五十年!
突破圣王境!
“怎么可能做得到!”
不少人当场脱口而出。
对此,陈枫只是笑了笑。
他看了看司空昊,又看向魏和宗。
“五十年内,突破圣王境,这是最低标准。因此,这个资格,注定只能给天赋最好,目前修为最高之人。”
“否则,即便去了大荒主神府,也会承受不住那般强度,身死道消。”
说到这里,陈枫再次盯着魏和宗。
“哦对了,宗主陪我去过一次大荒主神府,参加过入门考验,差点失败。”
“今日倘若我这个资格交给你,你真的敢接下吗?”
广场之上,一片静默。
不光是魏和宗在低头思忖,所有人都在扪心自问。
如果这个资格摆在自己面前,我有这个信心接下吗?
长久的静默足以说明许多。
这时,陈枫再次看向司空昊,一字一句问道:
“这个资格,我给你,你敢接吗?”
有别于魏和宗的犹豫,司空昊哈哈大笑了起来,毫不犹豫地挥拳,捶在了陈枫肩头。
“有什么不敢接的,谢了!”
心境之别,高下立现。
陈枫几人离开时,没人再敢反驳一句。
离开后,阙元洲忍不住问陈枫:
“若那魏和宗当时也敢,你会让他跟司空昊比试一番吗?”
陈枫毫不犹豫地摆了摆手。
“他不敢。”
当即几人异口同声问道:
“为何?”
“为何?”
陈枫微微笑。
“从他出场身后跟着两个小弟我就知道,他不敢。”
“即便他与司空昊一同出身名门,有地位也有天赋,但他没有魄力。”
“我与司空昊初识并不愉快,他同样盛气凌人,却及时道歉,坦坦荡荡,心中只有强者为尊这一点。”
听到这,司空昊也想起了过去,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在星空古道上,他的步伐足够坚定,但却也有分寸,及时止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