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221、韓嘯何去何從鑒賞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以无极环相助,融无极观观主孙浩天的残躯,儒道宗师宋濂封镇五位蛮王。
这等大事,便是在人皇姬无疆斩杀无极观主的风头之下,也受到各方关注。
不过此时没有人敢发出任何意见。
人皇之威,举世皆惊。
大楚道门另外两位合道境的大能回归宗门后,立即声明,道门以大楚人皇马首是瞻。
并且,天玄上人亲自前往赵国边境坐镇。
卫国大祭司从九天归来,随即发出命令,让出与大楚交界的三千里地。
接到消息的左春等人欢呼之时,也是感叹,这世间,到底是实力说话。
若无人皇斩杀孙浩天之威势,三千里地,耗费十年之功也打不下来。
边城之地的四十万大军迅速散开,前往卫地。
这一次,昌宁郡新军算是大放异彩,死守宗师,坚若铁索。
宗师亲题“铁索横空”悬挂于落霞山下,昌宁新军大营。
兵部记功,很多人都是官升三级。
一直站在昌宁新军身后的昌宁十八世家,还有宁宇商行也得到赏赐。
十八世家军功卓著,被安排前往卫地安靖地方。
从之前的一城十八家,到现在可能一家就占一郡之地,所得到的资源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连中州皇城那些世家主脉都开始派人联系,以叙前谊。
按照之前的构思,落霞山下昌宁书院外院,成为西北之地培养低阶官员之地。
所有欲往卫地为官的学子,需到落霞山下接受整训。
卫地多为荒芜之地,蛮人不识文字,各种风土人情也与楚地不同。
落霞山下书院乃是最先研究卫地的书院,其中各种记录都很完备。
仙卫营也将各种资料、信息汇总送来。
果然如之前设想一样,落霞山书院成为西北儒道圣地。
落霞山下的草庐前,韩啸与宋濂临溪垂钓。
“老师,往后这溪里的游鱼怕是更少了。”韩啸笑着转头看向下游,那些神思不属的垂钓人。
精品都市异能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起點-221、韓嘯何去何從推薦
宗师在此,能多看自己一眼也是好的。
超棒的都市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愛下-221、韓嘯何去何從
何况这位宗师,还是得到人皇任命,统领大楚西北境儒道与灵道的大能。
“呵呵,三月时间已过,你不必再唤我老师了。”
宋濂轻笑一声,微微叹道:“说是我教导你,该是说你是我的命中贵人才是。”
若无韩啸,宋濂还是宋濂。
若无韩啸指引,宋濂根本不知世间修行,还有修心胜于修命之说。
现在外人看他,都知道他时日无多。
其实却不知,他离着出窍境界仅是一线之隔,踏足出窍境界,修成儒道真身,享长命千岁,只在一念之间。
这一切的际遇,都是韩啸所带来。
“老师说的哪里话,一日为师,终身是师。”韩啸将鱼钩提起,然后又甩出。
“再说,老师教我的,远不是那书卷上的循规蹈矩,而是——”
韩啸顿了顿,目中透出一丝坚定来。
“老师所教,乃是何为天命。”
什么是天命,之前韩啸根本看不明白。
宋濂所为,顺应天道,所以才能在三个月内,跨越大境界,直接跨越仙凡。
以宋濂为镜,韩啸对自己的修行之路也有了明确的规划。
以后,他再不必如之前一样畏畏缩缩,深怕天道惦记。
只需顺天而为,天道自会护佑。
等到他实力到能与天争得程度,那时候,天道与人心,也就分不出彼此了。
“我还会坐镇落霞山,你往后,是留在西北,还是去中州?”
宋濂点点头,转过话题问道。
韩啸之能,绝对不会留在书院。
其实这一次,书院学子也已经离开许多。
沈真昌等学子被安排官职,随军北上,会在占领的卫地为官。
他们很多人已经将全家都带过去,今生可能就会在卫地扎根。
还有书院中那些对军伍感兴趣的,这一次也随军北上了。
“小毒士”高安丘和林生等人,被军中许多领军大将哄抢。
若不是顾忌宋濂,他们怕是要出手绑人了。
最后还是长平侯左春出面,以大军参军营的名头,将高安丘等人收归大营。
这也让那些军将对书院学子产生了兴趣。
不少领军大将摸到书院,见到自己看得上的学子,就开口讨要。
这就是机缘。
昌宁书院,从不缺机缘。
左春临走时候,还向韩啸发出邀请。
正六品随军参议。
这是左春能许的最高官衔。
再高,就需要上奏朝堂。
左春知道,一旦上奏,这事情铁定得黄。
韩啸倒也没有一口拒绝,只是说暂时还需要帮助宋濂稳定书院局势,走不开。
现在听到宋濂问他会去哪,韩啸摇摇头道:“有些事情,怕是我自己也做不了主。”
熱門都市异能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線上看-221、韓嘯何去何從鑒賞
如果是他自己,他倒是愿意去军中厮混几年。
等到军功积攒够了,自身实力也到一定阶段,那时再往中州去。
可现在看,人皇怕是不会让他在西北逗留了。
听到韩啸的话,宋濂点点头,低声道:“我送你句话,凡事以天下先,当安然无恙。”
以天下先。
天下是凡人的天下。
以一个凡人看待自己,这就是顺应天道而为,祸患自消。
反过来,那些修行者自恃方外之人,觉得自己高高在上,凡事都以己心为天心,最终,不过是身死道消的下场。
便是强如无极观观主孙浩天,修行数千年,也没能逃脱一死。
“弟子明白。”
韩啸站起身来,躬身一礼。
“去吧,记得,西北之地,还有我在。”
宋濂一抬手,一条尺长鲤鱼被拉出水面。
韩啸躬身退后,顺着小道往下走去。
“上官教习。”
转过山道,上官若言立在路边。
“我要回中州了。”
上官若言看一眼韩啸,然后转身看着潺潺流水道:“我上次说的话算数,为你举荐入皇城书院,如何?”
韩啸拱手道:“多谢教习,不管成与不成,都是教习一番心意。”
上官若言点点头,面上神情复杂的看一眼韩啸,然后低声道:“记得,我欠你两条命。”
说完,她再不回头,直接往山下走去。
“韩公子,他日往中州,老夫请你喝酒。”
洛长老跟在上官若言身后,向着韩啸拱拱手道。
在此地,韩啸身份不一般,宗师弟子,又是总揽大局。
到中州,不过是普通人一个。
那时候,上官都尉府供奉请他喝酒,是给面子的事情。
“好,说定了。”
韩啸笑着拱手回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