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白骨大聖 起點-第302章閲讀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晋安元神朝传出动静的大山后面飞坠而去。
黑魆魆的大山深处中,苍莽,原始,夜雾伴着山林毒瘴,在山中悄然弥漫。
虽然现在是深夜凌晨。
可这十万大山里并不冷寂,群鸟惊飞,虎兽咆哮,当晋安飞坠到大山后面,发现这里有一条阴邑江支流的河水经过这里。
当晋安元神飘到此地时,看到这里有座墓地。
这是座由青砖砌成的圆拱顶坟墓,枯寂,荒凉,但此刻这圆拱顶坟墓炸开,里面的竖葬棺材不翼而飞,反倒是坟墓旁边倒着一具脑浆迸裂,被拦腰踩塌成两截的死人尸体。
那是具尸气浓重,死而不腐,已经成了煞的百年凶尸。
可就是这么个躲藏在深山老林里吸收山中阴气修行的百年凶尸,此刻身体被踏断,一身阴气与煞气被破,彻底身死了。
那断尸的脑袋伤口和腹部伤口,带着牛蹄印,镇杀它的真凶疑似是头威猛高大的大牛?
哞!
平静的水面下,响起一声低沉牛吟,声音低沉,沧桑,悲凉,像是在凭吊什么人,又像是在缅怀什么人,像是在为什么人悲伤,感伤,声音中透露着无尽孤独。
月华照洒。
清冷,孤寂。
晚上的水面深沉,幽冷。
透过波光嶙峋的水面。
隐隐约约可见在水下有一头高大石牛,背上驮着一口古拙,沉厚石椁,前腿弯曲,疑似正在水下缓缓负重前行。
大石牛疑似正在朝河流外的阴邑江负重前行走去。
夜色浓黑。
那石牛与石椁在水下时隐时现,看不真切,像是活了过来正在前行,又像是一动不动,波涛诡谲。
看着水面下的诡谲驮棺石牛,再联想到此前那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动静。
眼前一切已经不言而喻。
定然是那石牛拆了百年凶尸的坟墓,刨坟挖尸,重新找回了十几年前丢失了的石椁。
至于这石椁为什么会流落至此?
这也不难理解。
石牛、石棺、屍解仙尸体,本身就是出自于一夜断流的阴邑江,那装了道士尸体的石椁,肯定被村民们视作灾星的重新推回阴邑江。
最后这些石椁随着江下暗流,沉浮漂流,然后被一个深山老林里的百年尸煞占为己有。
这些念头都在转瞬间产生碰撞,此刻,晋安也看到了之前碰到的夜叉元神和菩萨元神。
此时离得近了,晋安才看清那两尊元神的具体长相。
那元神高手观想出的夜叉,浑身青绿,面露丑陋凶恶,长了张血盆大口,身高三四丈,头发冒绿色火焰,像夜里乱葬岗的幽冥火一样燃烧。
手里举着一把钢叉,钢叉在深夜里寒光闪闪,锋利似三把刀刃。
在释迦经典中,夜叉擅飞行,行动迅捷,身强力壮。
夜叉并非单指一种,在释迦里把吃人魔头夜叉划分出很多种,有地行夜叉、虚空夜叉,空行夜叉等。
眼前这个就是尊地行夜叉元神,因为占着元神出窍,所以能够御空飞行。
地行夜叉头发似绿火,一只三角眼睛生长在头顶,一直三角眼睛生长在下巴,硕达鼻孔一个朝天一个朝地,耳朵一个在前边一个在后边,五官上下左右颠倒,扭曲,能吓止小儿啼哭。
在释迦经文中描述这夜叉是个喜欢吃人的魔头,专门喜欢散殃害人。
至于那菩萨元神,也不是个慈悲为怀,心怀善念的菩萨,而是尊两脚赤足,手套黄灿灿金刚圈,面生四目的庙堂野神。
这菩萨身周恶风阵阵,怨气缠身,那些怨气都是被他杀死之人的怨恨,戾气不肯离去。
这两尊元神一降临到这处河谷,就发现了水面下若隐若现的驮棺石牛,这五官颠覆的地行夜叉哈哈放声大笑:“真是来得巧不如来得好啊,好,好,好!哈哈哈!”
手持锋利钢叉的地行夜叉仰天长啸一声:“既然屍解仙前辈遗留的石牛重新人间,并且已经重新寻回丢失十几年的屍解仙石椁,诸位,大家等候多时,都是为了这石牛而来,不如让我们一起联手尽快镇压这石牛,然后再商议该怎么分配这份天大仙缘如何?免得等下有更多人得到消息赶来,跟我们争夺这头屍解仙遗留世间的石牛!”
那地行夜叉元神环目一圈,他的嗓子就如他那张丑陋面目一样难听,就在话音刚落,地行夜叉元神似发现到什么,那一只长在下巴的三角眼突然意味深长的一笑。
“想不到京城玉京金阙的第一高手也在这里呀……”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嘿……”
“嘿嘿!”
除了刚到的地行夜叉元神和四目菩萨元神外,此时在河谷上空,还飘浮着其他不少元神。
这些都是能夜游遥远距离的高手元神。
一次通道开启。
一次仙缘。
一次石牛重现人间。
把全天下各路牛鬼蛇神都汇聚到偏居西南一隅之地的武州府。
平时一个个闭关,躲避生死大劫的神龙见首不见尾高手,此时高手云集在这河谷上空。
比如一位全身着火,阳火焚魂的高手元神。
这人应该是出自道教子弟,修的是道教中比较出名的《火练观》观想法。
民间有句俗语,真金不怕火炼。
说的便是这类人的元神修炼法。
元神在阳火煅烧下,洗练去杂质,忍受常人所不能忍受之苦,待固守灵台,不失方寸心之时,就能做到神魂在白天出窍御物的境界。
除了这位《火练观想法》的道士外,还有一名手持七星剑的无脸男子,也端得是奇异。
那名无脸男子的观想法,应该也是道教里比较出名的《七星宝剑观想法》,无脸男子只是障眼法,真正的元神是那口剑身藏有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瑶光七星玄机的七星宝剑。
除此之外,天上还浮空着一口鬼气滔天的棺材,一条飞天大蜈蚣,一个青面獠牙的罗刹王。
那口棺材他有些看不清虚实。
这是位邪道中的厉害高手,元神观想的是棺材,能让一代高手拿来观想的,估计这口棺材的本身来历也很不凡。
至于那条飞天大蜈蚣,应该是观想的神话传说中的某种天地毒虫,体长数丈。
最后一个罗刹王,一个手持剥皮刀的罗刹,这是个修炼了《罗刹王观想法》的邪道人士,元神遍体血光,恶气滔天。
一个石牛重现人间,这次是真的什么牛鬼蛇神都聚集齐了,全都是以所观想之物现身,没有一人肯以本体面貌现身。
都是心怀鬼胎的人。
晋安在这些元神里寻找一圈,他目光一喜,他在在场的这些元神高手里发现了白龙寺住持。
这位佛法高僧身着袈裟,一手禅杖,一手铜钵,行事光明磊落,并没有隐藏自己行踪。
而在白龙寺住持身边,还站着一名道长,那道长头生日月,在骄阳大日里有一轮弧月,寓意阴阳交泰,这是道教里都有名的《永恒不灭本源阴阳观》。
但此刻骄阳暗淡失去火光,阳火熄灭,只剩下灰沉沉的太阳石盘虚影,唯有太阳虚影中心的弧月还在生出耀耀月辉。
看来这位道长就是那位玉京金阙来的高手了。
只是其在头顶月华下,人大半身子都笼罩于神汐之下,有些看不真切面貌,只能隐约看出是名中年道士。
晋安一见到白龙寺住持,立即元神欣喜的降落向白龙寺住持身旁。
白龙寺住持一直在口诵佛经,抵抗这么多魔头群魔乱舞带来的对禅心影响,这个时候,他也注意到了新来的地行夜叉元神和四目菩萨元神,这是两大恶神,能乱人佛心,灵台方寸,忽然,白龙寺住持脸上神情一怔,大感意外的看到了熟悉身影。
“住持。”
晋安元神降落在白龙寺住持身边,面露喜色的轻唤道。
直到这个时候,白龙寺住持才从意外中反应过来,然后朝晋安含笑点头:“见过晋安道长。”
“住持你和这位前辈来寻找石牛踪迹,怎么一直……”
晋安话音还没说完,白龙寺住持朝晋安微微摇头,晋安马上心领神会的止住口,这时他才发觉场中的气氛有点不对头。
在场的有几尊元神,对白龙寺住持和玉京金阙高手,形成了暗暗合围之势,气氛有点剑拔弩张。
这些元神分别是手持钢叉的地行夜叉、四目民间野神菩萨、握着剥皮刀的罗刹王、以及那口神秘来头的棺材。
这些人都是妖僧邪道的出窍元神。
或许正是因为自古就是正邪不两立,所以对于正道人士的道士,看不顺眼。
反观另两名道教出身的《火练观》道士、《七星宝剑观》的无脸男子,既不出手相助玉京金阙高手,也不选边站的与那几个妖僧邪道站在一起同伐玉京金阙高手。
那条数丈长的飞天蜈蚣,则是飘在天上,哪方都不选边站,选择静观其变。
“日月同修,阴阳同参,悟月阴跨入第二境界,练出元神夜游,参悟火精,跨入第三境界,日游逍遥,御法天地,成为玉京金阙最年轻的第三境界高手,但我听说这个人在几年前就死了……”
一只眼睛长在头顶,一只眼睛长在下巴,目中无人的地行夜叉元神,阴阳怪气的说道:“我们是否认识?”
那地行夜叉眼高于顶,直勾勾看着道士身后熄灭暗淡的太阳石盘虚影,眸中冷光幽幽。
“一个小夜叉。”
“杀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面对地行夜叉元神的连番羞辱,玉京金阙高手根本没把地行夜叉元神放在眼里。
“嘿……”
“好狂的口气!”
地形夜叉元神手里钢叉燃起绿火,就在两方元神斗法一触即发时,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天边又飞来一道赤色虹光,那是元神夜游的神光,元神遁光里有雷鸣轰响。
这边的动静,又吸引来其他元神高手盯上驮椁大石牛。
元神遁光里一尊长着雷公嘴,遍体赤色龙鳞的龙身鸟首神状元神。
说到龙身鸟首神,晋安一点都不陌生,《山海经》就有对这凶兽的描述。
元神遁光里的龙身鸟首神,身材挺拔,遍体生满龙鳞,如同民间神话里的龙神游走人间,那赤色遁光不是别的正是元神驾御的赤色雷法,照亮了夜空,把龙身衬托得愈加超凡脱俗。
龙身鸟首神元神遁光极快飞来时,飘浮在天上的几丈长飞天蜈蚣元神,恰好挡在龙身鸟首神元神眼前,龙身鸟首神元神不闪不避,眸子冷笑,目空一切,就如同雷电破空,遁光惊人。
轰隆!
雷电一闪,爆发炽盛强光,仿佛有一轮太阳爆发。
雷法是万法之法,是邪祟,阴魂,元神克星,在这一刻,在场有不少元神居然无法直接填上的炽盛强光。
挡在龙身鸟首神元神前路的飞天蜈蚣元神,当场被雷法震慑住,根本来不及躲闪这风雷电掣的速度,直接被拦腰撞断成两截,发出凄厉惨嚎。
元神一下就遭受重创。
可龙身鸟首神元神并不肯就这么放过那飞天蜈蚣元神,霸道雷法压制得飞天蜈蚣元神目露绝望,不顾他的无助哀求,爪子从虚空中抓出两道雷霆霹雳,直接撕碎了飞天蜈蚣元神,最后,雷公嘴张嘴一吸,一口吞噬了飞天蜈蚣元神。
杀人不过头点地。
但杀人后还把那人元神吞食,这种残忍凶性,无异于人食人。
这龙身鸟首神元神太过魔性。
那龙身鸟首神元神虽然御使雷法,让阴魂,元神不敢直视他,但在场的元神里,还是有几人无惧雷法,看清了龙身鸟首神元神的雷霆手段。
比如玉京金阙高手。
《火练观》道士。
无脸男子。
还有,晋安。
一个屍解仙生前留下的石牛。
一次通道开启。
一个洞天福地出世,大争之世降临,把天下什么牛鬼蛇神全都聚集到了一个武州府里。
就当大家都在猜想这个能够观想上古凶兽的高手元神,究竟是什么来头时,蓦然!
虚空上响起一声雄浑苍劲的鹰啼。
在浓浓漆黑的苍茫夜幕下,又有一道金色遁光朝这边疾驰而来,如浩瀚大日,横渡虚空,身后拖曳出丈长的火海。
气势凶烈。
丝毫不亚于刚才龙身鸟首神元神的恐怖出场气焰。
但这些异象都是元神神通,肉眼凡胎根本看不到,只有元神才可见。
那是一尊金翅大鹏鸟的元神,长得金翅鲲头,星睛豹眼,手里倒提着一柄伏魔金刚方天画戟。
金翅大鹏鸟出自释迦典故,相传这鹏鸟是跟释迦摩尼的佛母孔雀一母所生的吃人凶禽,刚强勇敢,宴笑龙惨,喜欢吃龙。
这尊金翅大鹏鸟元神看来与释迦存在关联,就是不知道是来自哪家寺庙?能元神夜游出这么遥远距离,不可能是来自默默无闻的小寺庙。
金翅大鹏鸟好龙。
他一看到这边的龙身鸟首神元神,背后金色翎羽翅膀一振,身后卷起两团铺天盖地的元神金光火焰,手里提着伏魔金刚方天画戟朝龙身鸟首神元神气势汹汹杀来。
这两人都是认识。
两人都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龙身鸟首神元神也是不甘示弱的浑身爆发赤色闪电,利爪、人臂,各抓着一条赤红闪电矛,与那金翅大鹏鸟元神展开厮杀碰撞,赤色雷霆与金光火焰在黑夜里爆炸起刺目神光。
一个元神观想的是释迦典故里与佛母同胞的吃龙凶禽。
一个元神观想的是《山海经》里的上古凶兽。
两者在神话传说里都是食物链顶端,吃人吃佛吃陆地神仙。
虽然并不是真的龙身鸟首神和金翅大鹏鸟厮杀,但被元神观想,也已经是神异非凡,一道道与观想法一同修炼的元神神通在天上对轰得如飓风横扫过境。
金翅大鹏鸟手里伏魔金刚方天画戟,金翅护法神咒、惊怖诸龙印,打得龙身鸟首神元神剧烈震荡。
尤其是那诸龙印,在释迦经文中有典故,说不能在江河湖海念,会惊动龙王,可召龙调龙捉龙,也可以降服诸龙。
但那龙身鸟首神元神也是毫不示弱。
他驾驭万法之首的雷法,意志坚强,雄武,不屈,每每都能在惊怖诸龙印的眩神中恢复过来,并且越战越勇。
他利爪与人臂,结出一道道雷法印记,同一时间能劈出四道雷符,一息就能轰出数十上百雷符,劈开金翅大鹏鸟元神体表的金色光焰,劈中对方元神。
两人当空厮杀。
都是厮杀激烈。
又都是互相奈何不了,拼杀得旗鼓相当。
看着天上的恐怖厮杀场景,观想法神通对轰比天雷爆炸还骇人。
宛若神话神明在头顶厮杀。
单单就是这《龙身鸟首神观想法》和《金翅大鹏鸟观想法》,就比他们修炼的野神菩萨观想法、罗刹王观想法什么的强出不止一个两个档次。
脚下河谷里的地行夜叉元神、罗刹王元神…彼此相觑一眼后,他们放弃了围杀玉京金阙高手三人,转而偷偷摸摸的元神围猎向水面下若隐若现前行的驮棺石牛。
几尊元神高手齐齐朝水面下的石牛出手镇压。
哞!
陷入元神围猎的石牛,再次传出低沉,沧桑,悲凉的声音,声震苍穹,不知道何时,天上飘散起淅淅沥沥的碎雨。
铛!
夜叉元神手里的钢叉,重重轰击中石牛,居然发出了如同实物碰撞的巨大响声。
那石牛完好无损。
透过若隐若现的水面,那驮棺石牛,似乎依旧在水面下驮棺前行,没有什么能阻挡它继续驮棺前行的步伐,哞,天穹下再次吟起悲凉,孤独的低沉牛吟。
这个时候,四目野神菩萨元神、手握剥皮刀罗刹王元神、鬼气缭绕的棺材元神也一起出手了。
四目野神菩萨双拳抵住牛首,想阻止驮棺石牛继续前行。
手握剥皮刀的罗刹王则是元神爆起冲天凶光,想要庖丁解牛了这大石牛,阻止其离开。
而那口棺材,棺材盖掀开一道漆黑缝隙,卷出尸臭扑鼻的污秽黑光,专门能坏人灵性。污秽黑光卷住驮棺石牛,居然想要靠棺材封印大石牛。
“几个民间庙堂的不入流之辈,也配窥觊这屍解仙遗留在人间的石牛,你们连这石牛的真正来历都不了解就妄想贪恋这种不是你们能吞得下的人间至宝,简直连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的!”
“金翅大鹏鸟,你我之间谁才是第一,等联手杀了这些庙堂不入流小野神,再一决高下如何?”
九天上的两尊元神停止了厮杀,龙身鸟首神元神冷眼笑看脚下几个敢在佛祖眼皮底下偷灯油吃的泥巴虫。
这金翅大鹏鸟元神本来就不是什么善禽。
“好!”
金翅大鹏鸟元神和龙身鸟首神元神暂时联手,以二敌众,目空一切,心高气傲的扑杀向脚下九尊元神。
这个时候,一直平静不动的练火观道士和无脸男子,也一起出手了,但他们出手并非是元神围猎向水面下的大石牛,而是联手朝天上的龙身鸟首神元神和金翅大鹏鸟元神杀去。
两人想要杀鹏,猎龙。
先解决了这里最大的强敌。
那几个民间庙堂的野修,并非出自正统道门,根本不懂得真正收伏屍解仙遗留人间的驮棺大石牛办法,就算让他们忙上一年半载都收伏不了,眼前最首要的,是先斩杀了威胁最大的强敌。
在场的都是元神夜游的高手,各个都是心高气傲之辈,谁都不肯服输谁。
/
PS:6k大章,等下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