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txt-第一百五十一章 認輸閲讀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弓箭都准备好后,武勤安在一边公布规则。
每人十支箭,射四百米之外的树叶,射中树叶最多的人获胜。
王庆不由沾沾自喜,这可是他的强项,这位王爷从一开始就输定了。
士兵们继续训练,但眼神一个个的都往旁边的射箭场跑,总教头也憋不住心里的好奇,让士兵们原地操练,随便找了个借口溜到那边。
武勤安拿了个椅子让宁嵇玉坐着,宁嵇玉一只手稳稳搁在膝上,一只放在椅扶上,将目光定在射箭场中央,姿势标准的王庆身上。
然而他周身气度却凭得是气定神闲,丝毫没有一丝慌乱,虽然目光落在王庆身上,但却像没将他放在眼中一般,叫一向自视甚高的一些人都不由得另眼相看。
很快地,王庆已放出了一箭、两箭……接着便是四箭、五箭……
他出手毫不犹豫,一旦将姿势做到位,便立即松弦出箭,动作流畅而漂亮,没有一丝冗赘。
十箭很快就射完了,而且箭箭都射中了四百米之外那棵树上的树叶,一箭都没有虚发的。
在场人都不由发出,营中第一射手的称誉,果然不是白得的。
王庆见此志得意满地转头,看向宁嵇玉,虽做了个鞠身的动作,但语气中却满是迫不及待看他出丑的意味,“王爷,到您了。”
“您请。”
宁嵇玉嘴角微不可查地勾起,他从椅子上施然起身,接过武勤安递来的弓箭,眯起一只眼睛,缓缓瞄准。
约莫两息后,在众人屏息凝神中,宁嵇玉射出了第一支箭。
“咻!”
箭矢破空而出。
众人登时睁大眼睛,然而接下来一幕却叫人大跌眼界。
宁王竟然……竟然没射中四百米处那棵树的树叶!
早知道,宁嵇玉方才瞄准的时间都比王庆长上许多,而此时第一箭就没射中,但王庆是十支全中,光这第一箭宁嵇玉就已经财局已定了。
“嗤。”
人群中有人嗤笑了一声。
“宁王殿下……这……”武勤安在窒息中开口。
“等等!”
此时,一向等着宁嵇玉出丑的王庆却瞳孔一震,骤缩起来,他立时跑去查看宁嵇玉方才射出的那支箭落在何处。
等他回来后,他拿着那支箭,样子看起来有些垂头丧气。
下一刻,他竟然对宁嵇玉说,“……王爷,是小人输了。”
周围人对这突然而来的莫名其妙的认输甚是不解,可以说是一头雾水。
有好事者直接躲在人群里喊道:“王庆!你个孬种!怂什么!就因为他是王爷你就要认输?!”
谁料听见这句话的王庆脸色立时变得血红,他本来脾气就不好,被一惹就炸,他骤然转过身对这那个声音传来的方向暴躁道:“你们他娘懂什么!?”
他方才跑过去去查看时,看见宁嵇玉的箭确实没有射中树上的树叶,但那尖锐锋利的箭头上却穿着一只树虱。
那树虱不足一片树叶的万分之一大,但他在仔细看后竟然发现,箭穿过的不是它的身体,而且它的一边荧翅,宁王竟然是将它的翅膀射穿,从而将它钉在箭上的!
这才是真正的射虱如射马!连他这般日夜苦练,练箭练了这么多年的人都没做到,宁王却做到了,可想而知这背后凝聚了多大的血力。
这叫他不得不服,不得不敬!
“王……将军,将军之箭术王某恐怕此生无法企及,王某……认输!”
王庆低垂着一颗头颅,恭敬道,语气中未敢有任何一丝冒犯之一,是真真正正地彻底臣服了。
宁嵇玉上前,扶了一下他的手肘,示意他站直了身子,“王校尉无需如此,日后你我身处同一军营为楚国百姓守太平,你们皆是我大楚的好男儿。”
听了王庆所言后,众人也是惊叹连连,这位宁王殿下竟然能在四百米之外精准地射中树虱,实在是过于可怖。
其实宁嵇玉最厉害之处还并不是箭术,而是他的内力与目力,不然哪怕他的箭术再如何出神入化也无法从这么远的距离射中一只树虱。
有些目力是先天而生,旁人再如何追赶,也难以望其项背。
经次一役,军中多数人算是彻底对宁嵇玉敬佩不已,更别说原本就将宁嵇玉视为偶像的武勤安。
先前是他低估了宁王殿下,他的担心根本就是多余的,宁王殿下这样本该就是天之骄子的人,又如何会做无把握之事,如何会打不胜之战呢?
“你们继续回去操练!”武勤安冷冷看了王庆一眼,道:“王庆,你跟我过来!”
王庆知道自己这是要被训了,但头一次没觉得不服气,这次确实是他技不如人。
但日后他一定会更加勤奋地练习,总有一日他也要做到像宁王那样,甚至超过他!
.
“娘娘娘娘!”
春知从外头跑进来,小脸蛋上皆是兴奋之意。
“怎么了这般莽莽撞撞的?”穆习容把手中的兵书翻了一页,淡淡问道。
“娘娘你是不知道,春知方才都在外头听到了什么。”春知神秘兮兮地道。
穆习容轻声笑了一下,“听到什么了?那几个士兵又围在一起赌钱了?还是谁又喝了酒当众扒光衣服跳河游泳了?”
“哎呀!都不是都不是!这件事啊是和王爷有关的!”
“哦?”穆习容挑了下眉头,放下手中的书,看向春知道:“王爷怎么了?”
春知暗自撇撇嘴,她就知道娘娘现在只对王爷的事有兴趣了。
“今早在校场,王爷被一个校尉挑衅,那校尉似乎对王爷不是很服气,后来有人提出比箭术,王爷和校尉都答应了。”
“娘娘你猜怎么着?那校尉箭术确实很好,但最后还是让王爷打的落花流水,王爷只射出了第一箭,那人就灰溜溜地服输认怂了!”
春知绘声绘色地说道。
穆习容问说:“和王爷比箭术那人是谁?”
“嗯……”春知歪着头回忆了一下,不是很确定地道:“似乎是叫王、王庆吧……总之听说这人之前可嚣张了,还好有王爷治他!”
王庆……
穆习容暗暗将这名字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