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腹黑太子極品妃 txt-第195章 爭權

腹黑太子極品妃
小說推薦腹黑太子極品妃腹黑太子极品妃
面对苏妙儿的问话,孙姨娘呵呵哒,眼瞎啊,没看到她与哲儿风尘仆仆,没话找话肯定没安好心。
心里骂,嘴上却笑着行礼。
孙姨娘先是给长宁侯行礼,笑着解释自己为何外出,她可不是无目的的瞎逛,她这是给长宁侯凑银子去了。
一听凑银子,长宁侯来了精神,很想知道陈国公有没有拿出五十万两?
结果自然让长宁侯失望,银子连影儿都没的,五十万可不是小数目。
当然了,长宁侯并不认为五十万很难拿出来,因为他以前太富有了,为了看个病几百万都花过,何况区区五十万。
在孙姨娘诉苦时,苏妙儿趁机落井下石,直言孙姨娘没有本事,管不好诺大的长宁侯府,瞅瞅以前做的事情,她都没眼看。
再者没有凑到银子就是没有,任何解释都是多余的。
苏妙儿又说她知道长宁侯府现在的日子困难,所以她愿意把自己攒的嫁妆拿出来支援长宁侯,共渡难关。
话说的很漂亮,气的孙姨娘脸都绿了,她知道苏妙儿手里有不少银子,那都是赵千芯当家时,从公中扣出来的银子。
原本为那些银子应该是她的,她的!
“爹,小妾当家传出去就是个笑话,你是不知道外面的人怎么笑话咱们长宁侯府呢。”
苏妙儿说到这儿一声长叹,摆出一副很受伤的表情。
看的长宁侯想吐,看到苏妙儿的表情就想到了赵千芯要,想到了头顶上的大草原,还有草原上养的马。
外面怎么笑话长宁侯的?
长宁侯能不知道吗!
人家早就笑话的彻底了,笑话他长宁侯是个瞎子,抱着凤凰找草鸡。
还被草鸡种了一片大草原!
长宁侯这段时间虽然很少出门,外面怎么笑话他的却知道的一清二楚,因为他身边有一个刘二。
刘二很贴心,每天都会打听外面的动向,然后再转达给长宁侯。
好的坏的都转达,笑话长宁侯的更是隔三差五提上一嘴。
这么做的原因自然是恶心长宁侯,你以为刘二是好心呢。
这会听到别人笑话长宁侯府,长宁侯也没有多坏的心情,他只要银子,谁有银子谁当家。
反正府中空空如也,也就剩下这个大宅子。
长宁侯还有一句心里话没有讲出来,那就是等到风头过了,等到他翻身了,府中的下人除了刘二外,一个也不留。
全部换一遍,管他们是谁的眼线呢,全部换掉,一个不留,而他长宁侯却在这期间赚到一大笔银子。
只等寻回澈儿, 长宁侯就满意了。
不得不说长宁侯现在想的很明白,目标也很明确,就算被天下人笑话死,也没有找回大儿子重要。
他却没想过,长宁侯府都成了笑话了,苏澈回来怎么立足?
更没想过万一苏澈在外面过的很好,突然多出一个爹能不能承受,会不会影响苏澈的成长。
反正长宁侯现在满心满眼都是找回聪明的大儿子,找回来以后是什么结果不重要。
这会听到苏妙儿可以拿嫁妆补贴长宁侯府,长宁侯动心了,苏妙儿手里的银子都是长宁侯府的,上交也应当应份。
不过明抢肯定不行,苏妙儿现在可是灵剑宗弟子,他不敢得罪灵剑宗,如果是苏妙儿自己拿出来,那自然另算了。
看到长宁侯心动,苏妙儿与苏锐交换一个眼神,两人眼底闪过鄙夷,觉得长宁侯蠢的可以。
她那点嫁妆与长宁侯的家底相比,肯定是没法比滴,想当年司南琴的嫁妆每年净利润都有三百多万,那点嫁妆算钱吗?
苏妙儿认为那不算钱。
孙姨娘站在旁边看着两人热络的交流,气的全身都在颤抖。
她辛苦夺到的管家权,辛苦弄到的银子都搭进去了,凭什么要上交管家权?
这不公平,不公平!
孙姨娘很想找个人说理,偏偏还没处说理,跟人家说她搭进去多少多少银子,别人也不信啊。
一个小小的姨娘哪来的那么多银子?一听就有问题。
可是就这么咽下这口气,孙姨娘更不甘心,凭什么她要处处低人一头,低克星一头就算了,凭什么低这个野种一头?
苏妙儿可是长宁侯府的耻辱,凭什么骑在她头上!
呸,不要脸的玩意,哪来的脸出现在燕京?
哪来的脸抢管家权?
孙姨娘心里怒火升腾,一张脸也跟着扭曲,却想不到一点办法。
苏哲低头站在孙姨娘旁边,指甲插、进肉里也没觉得疼,嘴里泛起血腥味同样没发觉,心里充斥着恨意。
苏妙儿眼角余光扫过两人的表情,嘴角上扬勾起不屑的笑容,轻笑道:“爹,我的嫁妆也没存多少,也就几万两银子。”
一听只有几万两,长宁侯的脸色立刻掉了下来,哄谁玩呢,只有几万两就想弄走管家的权利,做梦去吧。
苏锐一看苗头不对,赶紧插话道:“爹,我这里也有一些私房钱,大约十来万,也一块交出来补贴家用吧。”
说到补贴家用时脸上闪过不屑,话风一转说道:“说起来咱们侯府还没这般穷过呢,大妹妹也真是的,一点都不为侯府着想。”
苏锐话中内含苏洛对侯府冷情,无情无义,眼睁睁看着侯府陷入困境,不是个孝顺的。
这话换个人说长宁侯都高兴,但是苏锐两人说长宁侯可不高兴,因为这两个都不是自己的种。
凭什么一个野种对他的女儿说三道四?
哪来的脸说?
当下长宁侯脸色黑了下来,不悦道:“那是洛儿应得的,我长宁侯再不济也不能靠女人的嫁妆生活。”
这话说的长宁侯自己不脸红,其他人都替他脸红。
苏锐听的脸色讪讪,心里相当的恼火,什么叫洛儿应得的?
凭什么苏洛应得?
就因为她是司南琴的女儿吗?呸,早晚弄死她,那富可敌国的财富都是他的,长宁侯府也是他的,都是他的!
苏锐努力压下怒火,却没能挤出笑脸,于是他一甩袖子扭过脸不看长宁侯,生怕自己忍不住打烂那张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