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線上看-第185章 滾來的小可愛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思甜停下脚步,来到一个华丽精致的石碑前。
“娘亲,思甜替你报仇了,爹爹疯了,小英子也找回来了,你看!”
她跪在地上将坟堆掏出一个洞,手指拢成了喇叭状哽咽着说。
“跟你以前给我的那根是一样的,娘亲,我吹给你看。”
思甜将苏青之举起来,嘟着嘴巴吹了吹。
“娘亲,你说过我只要吹起小英子,你就会出现的,一定是你睡太久了,没关系的,我等你。”
她的语气充满了期待又带了几分激动。
这个傻孩子,你娘亲都成了一堆白骨怎么来看你。
苏青之悲从心来,蹭了蹭思甜的衣衫说:“别等了。”
父亲死后很长时间,我也是跟你这般,盼着他变成一阵风,一朵云来看我,遗憾的是都没有。
他再也不会踢踏着脚步在屋里走来走去,不会有临睡时放在床头的那杯牛奶,更不会摸着自己的脑袋轻柔地唤一声青儿了。
“砰!”
巨大的爆炸声响起,思甜紧紧地将苏青之抱在怀里凄然地说:“小英子,我们回家去看娘亲。”
陷入昏迷的苏青之像是坐在过山车上,被摇的天旋地转,恍惚中听到一句话:“爹爹,你找到我的小英子了吗?”
她吃力地睁开眼睛,看到自己依然是蒲公英的身体,被翼飞远抓在手里rua来rua去。
面前站着的是那位脸色苍白的小女孩,捏着衣角怯生生地在问话。
哦?陷入死亡循环,机会来了。
苏青之发现自己被递到了思甜的手上,她手腕处泛起大片的淤青,瘦的只剩皮包骨头了。
“答应你的事我做到了,现在该你了。”
翼飞远的语调冰冷而不含一丝温度。
就是这时候!
苏青之见缝插针地冲小女孩大喊说:“你想不想见你娘亲?我帮你!”
嗯?
小女孩满是荒漠的眼睛忽然有了生机,一把夺过苏青之颤声说:“你有法子?”
死马当活马医呗,冷千杨不是会追魂术么,总比最后同归于尽的好。
“对,冷千杨仙君有办法,我带你去找他。”
苏青之语气坚定地说。
翼飞远的身体踉跄着,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说:“人死不能复生,思甜,把你的心剖给我!”
两人撕扯在一起,小女孩如发狂的小野兽,照着翼飞远的手臂就是一口说:“我要见娘亲,我要离开这里!”
“想走可以,那我今日就剜了你的心。”
翼飞远伸出手臂用起内力,“唰!”将小女孩的心掏了出来。
不行,照这个情势下去,又要回到刚才的老路去了,必须得想个法子。
反转系统靠你了!
苏青之冲翼飞远吹了个口哨说:“你最后悔的事是什么?回答我!”
翼飞远身子微震,到嘴边的那句:失手杀了我的娘子,说出口就成了:“故意杀了我的娘子。”
他像是突然被惊雷击中,盯着眼前血淋淋的心恍惚了几秒,回到了雨雪纷飞的冷夜。
“吱呀。”
自己拎着小酒壶推门进屋,就看见妻子神色慌张,手里还捧着一双男子的木屐。
那分明,分明不是自己的尺码。
竟敢背着我勾引别人,这个毒妇!
在酒精的作用下,自己变成了一个恶魔,将她一剑穿心,血溅在窗户上,染红了新帖的双鱼戏珠窗花。
元宝凄惨地哭着,蹬着小腿嘴里吐出无数的鲜血,眼里失去了神色。
后来才知,娘子命不久矣,那双木屐是给儿子元宝做的,是留给他未来的念想。
“不!”
翼飞远双手捂着耳朵,撕心裂肺地嘶吼着说:“我失手了..误会了你…对不起阿满,对不起..呜呜..”
“咳咳。”
“爹爹,我就要死了,我们再勾一次手指好不好?”
小女孩的身子软软垂下,可怜巴巴地望着翼飞远说。
翼飞远回过神,飞快地思考着。
阿满死了,我的儿子不能再出事,思甜亲眼看见我杀了阿满,留着也是祸端。
“来人,把她手筋脚筋都挑断抽出来,我要留着给元宝补身子。”
翼飞远眼皮都没有抬吩咐道。
苏青之简直要奔溃了,这剧情为什么又回去了?
这个狗男人简直是个疯子,苏青之急切地扭动着身体说:“思甜,不要毁灭桃花秘境,我真的有法子让你和你娘亲见一面,真的!”
耀眼的金光从入口处透了过来,云层被染成了金黄色。
急促的琴声响起,带着强烈的肃杀之气攻向翼飞远。
霎时间,桃花源里广袤无垠的千里之地所有景物都被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辉,明亮而不刺眼。
苏青之心里一喜,抬起头看向金色云雾里包裹着的那个人。
他身着那套水墨套装,眸色冰冷又狠戾,手持利剑掀起漫天的狂风,将众城民吹上了屋顶和树梢。
冷千杨衣袍上大片的墨点翻飞着,带着睥睨天下的气势和强大的寒意一步步走来。
他手中的灵丝绳将翼飞远捆成了粽子,哑声说:“我的人,在哪?”
来的这么快?
翼飞远不可置信地看向冷千杨,结结巴巴地说:“我..我..”
“启禀仙君,东北方位,没有,西北方位也没有..”
雅秋苑的精英弟子四散开来,汇报着搜查的情况。
冷千杨的身体释放出无数的红色线条,如一朵巨大的红云,翻滚着覆盖了所有的地方,发现一无所获。
“那就毁了。”
他缓缓地睁开双眼,提溜着翼飞远扛在肩上,淡淡地说。
冷祖宗,你那是什么盗版探查术。
苏青之使劲地摆动着蒲公英的身体让自己看起来高大挺拔一点,喊道:“仙君,我在这里!”
冷千杨单手拨动着伏羲琴,置若罔闻地调了调音。
喂,我再叫你,你是聋子吗?
“仙君饶命,我..”
翼宗主跪在地上,试图想要说话,就见冷千杨大手一挥给下了禁言术。
苏青之急的六神无主,你要把你的小可爱也毁了吗?
为什么你探查不到我的气息?
赶紧想法子!
“铮铮!”
琴声一起,桃花秘境远处的农田发出巨大的爆炸声,将一群牛炸上了天。
浓重的血腥气充斥在空气里,四处散落的残肢看的人胆战心惊。
苏青之心里一咯噔,与他认识渐久,见惯了平日里仙君宠着自己的模样,她差点忘记一件事。
他是三界的旗帜,杀伐决断的大佬。
“我的人,在哪?”
冷千杨审视着翼飞远,咬牙切齿地说:“还不肯说?”
翼飞远吓得魂飞魄散,手指头颤颤巍巍地指向天空?
苏青之简直气到要吐血,天上有我吗,你脑子真是有水!
嗨,有法子了!
她挣脱思甜的手,在地上飞快地滚来滚去,滚到冷千杨一尘不染的靴子上顶了顶。
我是你的小可爱!
我滚在你脚边了,快认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