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神話版三國》-第三千七百六十七章 居安思危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神话版三国
谁让当初司马朗说好了,主动去新州干活,结果给世家送人口送的老开心,结果将新州送的人口缺失了。
要知道陈曦就算原本就有调整新州人口结构的想法,也不是司马朗这样将新州的西域人口弄没的玩法,这不是欠收拾吗?被揍一顿也是活该,看在大家都是文明人的份上,司马朗最多被围起来,不会丢失,也不会人间蒸发。
毕竟郭氏和王氏都是汉家一脉,多多少少也是讲点道理的,和青羌、发羌那种胡化的诸夏血裔不同,好歹干不出来极限一换一这种事情,敲打一顿,也让司马朗干点人事。
当然这里面有非常重要的一点是王氏和郭氏面对这次的情况是真的没辙,他们两家是真的没人,不想点办法从其他地方给这俩勉强算是成功的家族弄点好处,就这俩的情况,搞不好将周围的世家就给变成好处,然后给兼并了。
这种事情对于安平郭氏可能还需要拐个思维死角什么的,但对于太原王氏,那简直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啥,你是我盟友,大家关系这么好,要不咱们两家来个军事贵族的结合方式。
这不瞬间就有人了吗?而且瞬间回了满满一血条。
就算是打得过你,我可以让你主动加入我们的,什么叫做打不过就加入,打得过加入那不是更好吗?
一旦王家迈出这一步,安平郭氏肯定会跟进,反正安平郭氏目前已经是三个家族的结合体了,并不在乎再兼并几个家族什么的。
故而为了避免这俩家看别人吃东西,自己吃不上,然后误伤围观群众什么的,还是多少给条活路比较好。
虽说兼并其他家族本身就是游戏规则之一,可司马朗最近欠揍,也是目前中亚开拓系列节目之中的新插件啊,其他家族可能转变不了思路来揍司马朗,但换成这两家的话,揍司马朗可比兼并其他世家好的太多了,至少前者好歹占点理。
更何况司马朗一刀横切,废掉账目,就地编户齐民,真要说也有很多世家很不爽的,只不过双方都是黑账,不好声张,但这个时候有人出头,各大世家甭管嘴上说啥,其实心里肯定挺爽的。
毕竟司马朗断他们的人口,少则几千,多则上万,只不过他们从西域扒走的人口更多,所以这黑账不太好算,只能隔空骂娘,故而王家和郭家强行出头,多多少少有点民心。
虽说等这两家将人抢回来,翻脸不认人之后,这点民心瞬间就崩盘了,可好歹在动手环节,各大世家是乐的看戏的。
“王氏和郭氏是什么想法?”李优眼见陈曦往郭照和王柔那边看了两眼,差不多就知道发生了什么,随口询问道。
“啊,他们要去找伯达兄算账,据说他们十几万的迁移百姓和上千能识字的百姓被伯达兄给扣在了西域。”陈曦笑了笑说道,“所以听说伯达销账之后,就地编户齐民,很是愤怒。”
“他们能打过凉州兵?”李优神色淡漠的说道。
“凉州兵是傻子吗?什么都打?”陈曦随口询问道。
“嗯,凉州兵是傻子。”李优沉吟了片刻给出了论断,陈曦当即愣住,看向李优,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没事,我到时候将凉州的士卒安排在新州南部。”李优思索了一会儿回答道,他并不是在玩笑,凉州兵的习惯就是吃了你的东西,拿了你的东西,就跟你干。
什么太原王氏,什么安平郭氏,我的任务是守着这边,你大军想要从这边过,给调令,没有就滚回去,要不咱们直接在这里开战。
什么禁卫军,看到我的长枪没,看到我的铠甲没,看到我的马铠没,禁卫军从我这边过都得给我脱层皮下来。
凉州的民风就是这么个情况,李傕上次带着什邡马往回跑,遇到一个郡打一个郡,从这地方过,要么你是给我们饭吃的爸爸,要么你拿着爸爸的调令,要么你就打吧,打赢了自然就能过去。
所以李优一直认为凉州人可能真的有点愣,用方言的话就是楞娃半吊子,打仗是挺好用的,用错了也挺危险的。
“哦,那你安排好,可别出事了。”陈曦想了想,他只是放任王氏和郭氏去敲打司马朗,而不是真的想让凉州兵和这两家干一场,内耗是没有意义的,所以还是悠着点比较好。
“我能问一个问题吗?”刘桐的声音又一次进入小群。
“什么事?”陈曦有些奇怪的询问道。
“为什么罗马那两使臣就跟死了爹一样,一副绝望的表情,但是他们天天还要来,虽说邀请了他们来,但他们都这样了为啥还要来?”刘桐看着安纳乌斯那一副死了亲爹的表情,有些奇怪的说道。
“你说这个啊。”陈曦扫了两眼安纳乌斯,“他们两个的才智想来列位也知道,所以他们看到朝议之中各大世家的表现,生出绝望之感那不是非常正常的表情吗?换成你们第一次参加这种集议,发现对面的贵族众志成城,卖血援助底层百姓,拉百姓一把,你们什么感想。”
刘桐的面皮抽搐了两下,她什么感想,她的感想早在第一时刻就已经表达了出来,一群反贼诶,搞什么众正盈朝,让我感觉到太不适应了,过分了,过分了。
“他们该不会真信了吧。”李优看向安纳乌斯的方向,随后收回目光,“他们是傻子吗?这种事情他们都信吗?怎么可能会有全体世家卖血援助百姓这种事情?这只是表象而已。”
贾诩和刘晔也是如此,他们能清楚的理解人性的恶,所以对于他们而言,所谓的各大世家卖血援助百姓这种事情,他们就算是见到了也只会思考这里面是不是有他们不知道的东西,信是不可能信的,说不定是对面汉室来一个战略欺诈什么的。
“虽说是表象,也很震撼好吧。”鲁肃淡然的回答道。
“不管是不是表象,我都觉得很可怕。”刘琰说了一句心理话,“我不认为他们这么恐惧有什么问题,如果我在罗马看到这一幕,我也会觉得可怕,哪怕我能想到这里面有其他的原因,但依旧可怕。”
“我倒没觉得可怕,他们难道不能想这是我们在给他们演吗?”刘桐今天很明显谁都没挂,外加也不想动脑子,整个人都有些飘。
“首先演是不可能的事情,这种事情没意义,罗马又不是这一任使臣,过段时间这批回去了,下一批就又会来的。”陈曦摇了摇头说道,“而这么大的事情,罗马肯定也会关注的,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种事情,罗马也曾经出现过啊。”
是的,罗马曾经出现过这么一幕,所以安纳乌斯才明白这有多么的恐怖,共和制度时代,三百元老面对迦太基的时候,所有贵族几乎集体破家为国,儿子可以死,家门可以灭,但迦太基必须死。
什么叫做众志成城,什么叫做团结一致,一年死了五个执政官,全部战死,第六个火线接手,然后带兵继续在意大利和迦太基开战,硬生生打到几乎罗马元老换了半茬的程度,才勉强击退对手。
这可以说是,罗马元老仅有的一次通力合作,也是仅有的一次大规模放血援助国家,所以安纳乌斯很清楚,当一个国家所有的上层连自己命都不要的时候,想要击败这个国家,除非将之彻底毁灭。
面对这种敌人,就算是军神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他们的志气,信念,他们的意志会将战争硬生生拖到那一个可能存在的胜利节点。
所以安纳乌斯在万象神宫看了五天,哪怕看到自身心头发凉,全身颤抖,安纳乌斯也决定要看到最后,他想要将这一幕展现给罗马,让罗马元老看看汉室的世家是怎么做的。
虽说安纳乌斯很清楚,这基本没用,但他还是想这么做,哪怕是十个元老之中唤醒一个,也对于罗马帝国有着不可或缺的意义。
“确实,仔细想想的话,这真的很可怕。”刘桐难得主动运转了一下自己的大脑,没有去挂别人的思维。
“只是,我们就任由罗马在这里看,在这里听吗?”刘晔皱眉询问道,“这里面的信息很多,罗马说不定也会从中学习掌握。”
“学习如何让三百元老放血援助国家吗?”陈曦说了一个笑话,罗马肯定有背叛阶级的个人,但不可能有背叛阶级的阶级啊!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话虽如此,但多一个罗马元老清醒,我们的压力就大一分,毕竟那可是罗马帝国,至今所见到的最强的帝国。”刘晔看向陈曦,有些劝诫的语气说道。
“让他们听吧,都听到这个程度了,也不在乎让他们听完了,各大世家也差不多分完了。”陈曦看了一眼安纳乌斯,他从一开始就是为了让安纳乌斯听这些,然后让罗马清醒一些,居安而思危啊!